葫芦呼噜葫芦芦呼噜噜

冷逆体质/底特律警探组马赛900G/GrimmNR/synny/闪博/DC相关

【The Flash|闪博|无脑小甜饼】无题

1.冷逆应该抱团取暖,过来加入QQ群(571164144)吧。
2.我呼噜噜永蹲在S2心怀球二博头顶痴汉名手握OOC腰挂甜饼袋脚踩无底坑。
3.是的,我总是梦见拥有他(们),然而现实总是“哔——”的。
--------------------------------------------------
Jesse戴好兜帽,遮挡住自己引人瞩目的金发,这才走出村民们特意腾出来给他们过夜的院子,向着远离教堂的另一头走去。她特意让护送自己的骑士队绕了道来这里过夜,理由是她童年曾在这里度过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想要回来看看。
骑士队长对于尊贵的Jesse修女的要求无一不允,还派了两个骑士赶在大部队前面抵达村子提前做好准备。在他们这些从属于教廷的骑士眼中,任何一处圣人曾经生活过的地方都是神圣不可侵犯的圣地。能够跟随Jesse修女到任何地方都是无上的荣耀。
其实Jesse在这个村子生活过的日子其实不过三五天,她之所以一定要来到这里不过是为了来见一见自己的父亲,曾经的神父Harrison。她的步伐有些急切,踩过碎石铺成的乡村小道时却没有任何声响。
那栋两层小木楼十分精致,与整个村子格格不入。它孤零零地立在村子最边沿的地界上,附近浓密的森林甚至已经微微包裹了它小院的一部分。灯光从窗户里透出来,是令人感到温暖的橘黄色。
Jesse敲敲门,听见里面传来问询的声音,眼里已经忍不住要流出泪水来。她已经多少年没有见过自己的父亲了,十年?二十年?“是我,爸爸。是Jesse。”她摘下兜帽轻轻地应答,努力让声音不要颤抖。
木门刷拉打开了,温暖的灯火从敞开的门道倾泻而出淋在她身上,令她在冬夜里步行而来沾染的霜寒具都褪去了。她的父亲就站在灯火通明的屋子里,满目慈爱地看着她。
“爸爸。”Jesse叫他,泪花终于落下来,滑过她微笑的面庞。
Harrison的面容一如多年前,丝毫没有变化。“Jesse,我的女儿。”他站的地方和角度都很合适,墙壁上的灯光既照亮了站在屋外的Jesse,也照亮了他自己。他们可以隔着这道低矮的门槛互相将对方看得一清二楚。
Jesse轻轻地说,“你看上去很快乐。”
Harrison点点头,“你看上去也过得挺好。”
这我就放心了。父女俩同时在心里想。
“他——还好吗?”Jesse顿了顿,有些犹豫地问。
Harrison又点点头,“他也很好。我们都很高兴你能来看我们。”
“那就好。那就好。”Jesse摸摸脸,留给父亲一个完美的笑容。“我该回去了。下次我再来看你们。”她向着自己的父亲行了一个屈膝礼,戴上兜帽转身离开了。
Harrison没有立刻关上门,他站在门口,静静地看着自己的女儿沿着来时的路离开。
骑士长知道Jesse修女独自外出了,他没敢跟上去,而是在院门口等着。幸好她没过一会儿就回来了,黑色的袍脚沾染着点点魔气。“您终于回来了,Jesse修女。”他松了一口气,“您这是去哪儿了?这个村子有魔物吗?”
Jesse不动声色地伸手拂过那一点点魔气,那污秽便悄无声息地湮灭了。“已经没事了。辛苦你在这儿等我。”
“哪里,不能帮上您的忙真是令我感到羞愧。”
Jesse摆摆手,当先向着院子里走去。
骑士长跟上她,心里的崇敬更深了。Jesse修女是神的宠儿,她的额头曾被天使亲吻,双肩还留有被神使拥抱的掌痕,她所到之处污秽净除。能够跟随她,哪怕只是短短几个月的旅程,那也是至高无上的荣耀。

Harrison关上门,面庞上便迎来一个微凉的亲吻。他英俊的爱人显现出身形拥抱他,又伸出黑色的羽翼将他整个包覆。“Barry,小心灯。”
堕落的天使不太高兴地收起翅膀,下巴蹭了蹭他的额角,这才将漂浮在空中的双脚落到地上。“坏了我会修的。”
“我很喜欢这盏灯,就让它们留在那儿吧。别不高兴,她只是来看看我们而已。”
Barry噘着嘴,血红色的眼睛里完全没有当年抱着Jesse疼爱的神情。他已经是魔物,独占欲是他的原罪,哪怕Harrison对着自己的女儿笑上那么一笑,他心里也会嫉妒得发疯。他生来就是为了爱他的,所以他也应该眼里只看着他,耳朵里只听着他,怀里只抱着他,嘴唇只亲吻他,心里只想着他。
Harrison哪里不清楚这家伙的性子,掰过他的脸主动亲吻他深色的嘴唇。这天使为他着了魔,甚至剥掉自己的圣光堕入魔界。他便脱下了身上的长袍摘下脖子上的十字架,从此不再从口中吐出神的教诲,转而亲吻魔鬼的双唇。
他们互相囚禁了对方,声称这是爱。

评论(2)

热度(17)

  1. Bessetk葫芦呼噜葫芦芦呼噜噜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