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星在唱歌

为什么不去混热圈躺着吃粮
为什么不好好翻译SYNNY天坑
为什么还没有大房子住

The Flash|闪博|末世AU|题目还没想好——Part 0(补完)

阅前警示:

1.混乱的末世AU设定,球二博VIP金手指。

2.Barry Allen/ Earth-2 Harrison Wells不拆不逆。

3.角色关系设定岁剧情需要有修改,日常OOC高能,请自带避雷针。

4.甜甜的呼噜噜勉强上线,只管挖坑不管填。

==========================

他们渐渐进入了长有大量植被的区域,柔韧的草皮乱糟糟的在车轮下东倒西歪。一直不近不远坠在后面的两只龙头秃鹫发出刺耳的叫声,传出很远。

Joe脸色一变,“Iris,看看是怎么回事。小心点,别露出破绽。”

Iris点点头,掏出望远镜翻身拉开车顶一条细缝,看见更多的龙头秃鹫从远处飞来。一,二,三,四。“又来了4只龙头秃鹫。它们想围攻我们!”

“你来开车!”Joe大吼。

Iris冷静地缩回来,拿起枪。“加速,爸爸。我会好好盯着它们的。”

Joe眼睛鼓了鼓,咬咬牙猛踩油门。

6只龙头秃鹫却飞得极快,新加入的几只包抄上来,稳稳地将飞驰的越野车圈在包围之中,随时都可能发动袭击。

又是一个土坡,越野车腾空飞出,尘土飞扬。一只龙头秃鹫一声不响猛地斜冲而来,猩红色的眼睛中满是冰冷的杀意。它的利喙泛着寒光,微微张开,腐臭气息四溢。

Iris稳稳地端着枪一动不动,她手里拿着的是一把改装后的霰弹枪,在近距离才能造成最大的伤害。她深色的眼睛紧紧地盯着扑面而来的怪鸟,恐惧感在她心里发酵臌胀,但是对Eddie和Barry的保护欲令她恶狠狠地将这股恐惧感抛之脑后。

“砰!”枪响了。火药味在灼热的空气里散开,随之而来的还有腐烂的血液气息。这一枪正正打在龙头秃鹫的的脸上,伤了它的眼睛。

越野车猛地落地,Iris趁机缩回副驾抹了一把沾上血迹的脸。这血不能进口,需要尽快清理掉,但是她现在没有时间细细擦拭,在车身稳固后立马又爬过去端起了枪。

受伤的秃鹫落到了后方,但是还有5只紧紧跟随。那只受伤的龙头秃鹫不超过3分钟就会痊愈然后继续追赶上来,下一次它们很有可能同时扑过来,将整辆车都掀翻。到时候别说两个一动不能动的伤患,就算是Joe和Iris也无法从这么多只龙头秃鹫的围攻下逃脱。

Joe心下交集,油门踩到底向前狂冲,遥远的前方已经能够看到隐约的人造建筑轮廓,另一个聚居点就在前面。必须赶过去!

一头龙头秃鹫发出尖啸声,5只龙头秃鹫不再等候受伤落后的同伴,收缩包围圈同时俯冲而下。Iris一人一枪根本无法同时抵御!

完了!父女俩同时在心里咯噔一下,但是Joe依然踩紧了油门握稳了方向盘,Iris瞄准了正对着自己的那头怪鸟只等它进入最佳射程。认命从来不是West家的选择。

砰!枪声响起,没中!那只龙头秃鹫灵敏地斜飞开躲过了袭来的子弹,随即又扑了上来。车身巨震,4只龙头秃鹫的冲击下越野车差一点便要抛飞出去。

Iris摔回座位上,头撞上了车窗边加装的枪架鲜血直流。她只感到头晕目眩,伤处疼痛难忍,连手头的枪都握不住了。

Joe极力稳住越野车,大声地问Iris伤得重不重。然而后者听不清父亲在说些什么,在座位上竭力蠕动却浑身发软,半张脸都被流下来的血沾湿了,几缕头发乱糟糟地黏在那儿看上去糟透了。

几只龙头秃鹫一击未成,立刻在半空中又纠集起来要发动第二次扑杀。

砰!又是一声枪响。Joe心头剧震,往枪声传来的方向看去。一架越野车从他左后方追上来,开车的是个十五六岁的少女,戴着军绿色的防风镜,朝着他笑着挥了挥手。车顶上架着一挺奇怪的枪,一个戴着黑色帽子的男人正在瞄准他们头顶上紧追不放的龙头秃鹫。男人手里的枪威力惊人,一梭子子弹飞出去直打得中弹的龙头秃鹫惨叫连连,倒霉一点的直接就摔倒地上再也飞不起来了。

Joe心里生出一股劫后余生的欣喜。他们是谁?难道是前面聚居点的人?

两辆越野车先后停下来,Joe这时才发现自己浑身是汗双手颤抖。他在裤腿上擦了擦掌心里的汗,“谢谢你们!要不是你们及时出手,我们死定了。”

开车的女孩儿笑得像颗小太阳,“你们要去前面的聚居点?”

Iris点点头。她和Joe都把注意力转向了走在女孩儿后面的男人。

他长得瘦高,宽大的墨镜将他的脸遮了一大半,T恤上印着他们熟悉的logo——S.T.A.R.Labs。

“这是我爸爸。”女孩儿轻快地说。

“哦,你们好,我是Joe West,这是我女儿Iris。”

“噢。”她露出惊讶万分的表情,但是神色里看上去又有那么一些喜悦。“喔噢。”她又惊叹了一声。“我爸爸,Harrison Wells。我叫Jesse。”

“喔噢。”Iris说,表情比Jesse惊讶一百倍。

Joe露出不可置信的样子。“这怎么可能!”

面色不愉的男人摘掉头上的帽子,取下墨镜露出蓝色的眼睛。这张脸West父女俩真是再熟悉不过了,正是Harrison Wells。

“Harrison Wells已经死了,我亲眼看见的!”Joe接着说,眼睛凸得快从眼眶里掉出来了。

 @雪糕小冰柜 糕太是瑰宝!糕太是瑰宝!糕太是瑰宝!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还是觉得不够多!太太帮忙画的闪博头像太棒太萌啦!

下次有机会还要找太太画(⊙v⊙)

层次结构:如何利用层次感制作出高质量的PPT?

 @爱希小q 

我的七月:

嗨易网:

一、什么是层次感

  

简单来说,PPT的层次感体现在两个方面:整体的层次感和单页版面元素的层次感。

  

PPT整体的层次感表现在演讲内容的结构层次。如,一个完整的PPT演讲结构层次要包含封面页、目录页、过渡页、内页、结尾页。这个是比较简单的情况,想要做好PPT整体的结构层次,重点是要理清楚演讲内容的逻辑递进关系。

  

今天和大家分享的是PPT单页版面元素的层次感。制作PPT时,我们可以根据版面元素之间的大小、颜色透明度、元素的凸凹等方法来创作视觉上的层次感,让页面立体化。

  

如以下案例,页面设计元素在人眼中呈现的先后顺序。

  


  

这样的做法有点像Photoshop中的景深处理,其作用是为了打造空间层次感和聚焦点。

  

二、提升页面层次感

  

1、卡片风格

  

卡片风格就是模仿现实中的卡片,在PPT页面中形成一个或多个整洁的区域。运用卡片风格是最简单、最直接提升页面层次感的方法。

  

如以下案例:

  


  

为了塑造这个卡片的层次感,首先给中间的卡片添加了一个投影效果。如下图中红色线框出来的区域。

  

因为右面部分的背景是白色,而卡片的颜色也是白色,卡片的层次感还是不足。所以,又把卡片制作成打孔卡片的效果。

  

当我们可以透过卡片的孔看到底层的内容时,卡片的层次感就自然而然出来了。当然,孔洞的效果也要设置一个内阴影。另外,要注意的是阴影的方向和卡片外的投影方向要符合现实中光线照射的规律。

  


  


  

卡片风格的层次感经常都会和阴影效果一起使用,这里使用的阴影是PPT中自带的全阴影。

  

2、线条修饰

  

如果说刚才的卡片层次感像一个个图层、一个个面,那么,线条修饰就是用线条来塑造层次感。

  

如以下案例(前后对比效果),我们用白色线条将人物和背景隔离开,瞬间层次感就出来了。

  


  


  

在加线条前,我们要先对图片进行抠图处理,可以用Photoshop进行抠图,这个背景比较单一,用PPT自带的删除背景工具也可以处理。

  

以下是图层展示(抠出来的人物在最顶层,线条在中间层,原图在最底层):

  


  

3、透明关系

  

透明关系是对相关联元素,设置不同的透明度来塑造层次感。并且,这些元素在PPT页面上都会有大小差异或者位置错动。

  

如以下案例:

  


  

在背景图上添加文字,常用的方法就是在背景图上面放置一个色块,然后将文字放在色块上面。

  

案例中用了两个大小不一样的圆形色块,并设置了不一样的透明度,打造层次感和聚焦点。这样,当观众第一视觉看到这页PPT时,聚焦点就是这个页面的重点信息:标题,第二视觉才是后面的背景。包括页面圆形色块外面的箭头修饰也是为了达到这个目的。

  

不止是色块可以用透明关系来塑造层次感,文字也可以,如以下案例:

  


  

“新年大吉” 四个字使用了透明关系,使这四个字产生了层叠的关系,带来页面的层次感。

  

三、文字层次感

  

之所以把文字的层次感拿出来单独说,是因为文字的层次感比较特殊。

  

文字的层次感,也可以理解为文字层级。文字层级即是以文字的大小分级,而不是以字体或者颜色去划分。这样,当文字层级过多时,页面不会因为字体或者颜色而显得页面混乱。PPT中文字层级挺像Word中的几级标题,一般可分为:强调文字、正副标题、导航、正文、标注。如以下案例:

  


  


  

如果PPT文字没有层次感,除了不美观,在信息传递上,因为各部分大小都一样,导致信息混乱。所以,尤其在PPT页面的长文本处理时,一定要注意文字的层次感。

  

来源:掌上PPT

  

本文原文地址http://www.52hibuy.com/information/experience/456.html,转载时请务必注明出处,谢谢!

[Heroes/Blind Dating|SYNNY]养个凡人的孩子有多操心你们造吗?!

阅前警告:

1.OOC爆表OOC爆表OOC爆表因为这是以东方神怪系统为背景的AU养孩子梗!
2.Sylar是东方龙,Danny是普通人类。
3.只是一些片段而已_(:зゝ∠)_片段而已。
4.愿SYNNY这边多产粮❤


关于孩子的教育·最佳外(bao)援(mu)

“你不能缺什么的时候就把我当什么。”镇元子严肃地说,帮怀里的小娃娃理了理衣襟。

Sylar以龙臀对着他的脑袋没搭理他,正头痛不已地忙着把自己的龙须从人参果树的树杈上摘下来。

“你不能孩子病了找我看病,孩子饿了找我要花露,孩子大了找我教识字。”怀里抱着孩子,一手还在喂掺了花露的粥,镇元子依然仙风道骨,就连一脚踹在三太子龙臀上的那条腿都是笔直笔直的。

“我那山上都是些精怪,我自己也没怎么念书,我不找你还能找谁?难道你要我找孙桃儿或者哪吒?”

镇元子一听那两个名字就额角抽搐。罢了罢了。“明天开始吧,你别又睡过头了。”

“知道啦知道啦。快来帮帮我!”

难得有Syalr这煞神不敢乱来的时候,两个童儿捂着嘴直笑,看镇元子点了头这才爬上树去帮忙。

终于解脱的Sylar满心苦逼,这龙须喜欢乱飘,经常一不小心就缠到树冠里去了。今天偏偏就缠到人参果树上去了,又不能把树推倒了,导致他一直趴在树边上不敢乱动。不过接过小娃儿时一个满是花香的印在脸上的湿乎乎的吻立刻就让他把今天的倒霉事忘光了。

好久没拍街边花草了

【The Flash|闪博|无脑小甜饼】闪电侠是个Alpha

1.冷逆应该抱团取暖,过来加入QQ群(571164144)吧。

2.我呼噜噜永蹲在S2心怀球二博头顶痴汉名手握OOC腰挂甜饼袋脚踩无底坑。

3.是的,我总是梦见拥有他(们),然而现实总是“哔——”的。

--------------------------------------------------

Barry是个Alpha。闪电侠是个Alpha,这没什么问题。有问题的是,这个Alpha天天围着来自另一个地球的Harrison打转,就跟那些闻到Omega香甜信息素味道没有自控力的Alpha一样。

另一个地球没有ABO性别系统。

来到地球一并没有对Harrison的生理结构造成任何影响。

所以——“Barry Allen你到底什么毛病?”

小伙伴们都在心里头这么问,而Harrison直接吼出来了——“别跟只蜜蜂一样围着我打转,烦人!”外加一支笔头咻一声飞过来正中脑门。

看着Barry委屈的样子,Cisco毫不同情地指了指墙上红灯闪闪的监视器,“信息素监视器都快炸了……”天天被闪电侠辛辣无比的信息素熏谁受得了啊!虽然指向不是自己,但是浓郁到让排气系统都罢工的程度实在是太可怕了好吗!!!时时刻刻抑制本能简直是生不如死好吗!!!

难怪Caitlin最近都不愿意和“Barrison组合”共处一室,这浓郁的连稀释剂都不顶用的Alpha信息素简直是对Omega的摧残。

另,Harrison完全不知道自己身上全是Barry的信息素味道,因为他根本闻不到。而且除了他自己,别人都知道他被一个Alpha锁定了,那股子信息素一直在尖叫“他是我的!谁也不准抢!”

Cisco不知道该羡慕他不用被荼毒鼻子还是该同情他对自己“名草有主”毫不自知。

毫不知情的Joe和Iris在一次突然来访后选择了暂时不到S.T.A.R.Labs出没,当然没忘记在消失前意味深长地盯着Harrison看了好几眼。后者依然毫不知情外加莫名其妙。

你就不能跟你的信息素一样直白热烈地冲上去告个白吗!!!Cisco苦逼地在心里喊,但是Barry依旧沉默地小心翼翼地保持信息素标记范围战略好几个月。妈蛋!这日子没法过了!

当然,任何一件事都会有转机,就看你懂不懂抓住机会。Cisco自认是非常懂得抓住机会的,他也确实这么干了。

Alpha发情期+深夜时分的独处。如果这么好的机会都放过了,Cisco相信Barry也就不用巴望着跟Harrison修成正果了。

“你们下次再把我的抑制剂掉包,我就要生气了!”Barry的表现整就一个雷声大雨点小,毕竟整件事情里面最占便宜的人就是他。

Iris和Cisco不以为然,当着当事人的面欢快地击掌庆祝嚣张至极。前者提供了伪·抑制剂,后者顺手调了个包,合作愉快效果非凡。

“不,我高兴得太早了。”Cisco在不久之后泪流满面地想。他的鼻子依旧遭罪,因为Harrison身上的信息素气味不减反增,而且低气压砸东西的频率有所上升——虽然不是砸他头上,但是他得负责收拾善后。又怎么啦?!

后来Caitlin送了一支喷雾给Harrison,信息素的问题得到了很好的解决,对Harrison低气压却不知道怎么办了。Cisco深刻地觉得他需要赶制一个清洁机器人。

 

“Barry Allen你特么不准成结!艹……疼!”

刹不住车的Barry充满歉意地吻住对方,亲怜蜜爱。

The Flash|闪博|末世AU|题目还没想好——Part 0(未完)

阅前警示:

1.混乱的末世AU设定,球二博VIP金手指。

2.Barry Allen/ Earth-2 Harrison Wells不拆不逆。

3.角色关系设定岁剧情需要有修改,日常OOC高能,请自带避雷针。

4.甜甜的呼噜噜勉强上线,只管挖坑不管填。

==========================

Eobard被感染了。他没能挺过去,而是突变成了变异僵尸,并且在逃跑之前抓伤了当天晚上站夜岗的Barry和Eddie。

“我们应该杀了他们。变异僵尸的病毒不是他们能抵抗的,他们很快就会变成僵尸。”无论之前相处得多么融洽和乐融融,当成为被感染者,聚居点的人们都会立刻站到对立的一边去。

Iris手里端着霰弹枪挡在门口,活似一头护崽的母狮。“我不会放弃任何一丝希望。”她深色的眼睛充满警戒地缓缓扫过聚集的人群,“你们谁敢上前半步,我就打烂他的头。”

人群没有再进一步,但是声音并未停下。“这个聚居点有好几百人,你不能为了他们俩将我们全都置于危险当中!要么趁现在打死他们,要么带上他们滚蛋!”

“你——”

“好,我们走。”Joe走过来,人群自动为他让开了一条路。他原本是聚居点颇有威望的一个,机敏勇猛,保护过不少聚居点的人。但是他所做过的一切在今天都毫无意义。他站到女儿身边,对安静下来的人群说,“我们会在中午前离开这里。”

“爸爸!”Iris心里头急得快着火。

Joe示意她进屋再说,父女俩关上了门。

“他们不可能让我们带走任何药品,Eddie和Barr都在发高烧一直输着液,我们现在带着他们走那可就真是死路一条了!”Iris将手里的枪重重地放到桌上,“他们怎么能这样!”

“天无绝人之路,Iris。附近前两个月出现的新聚居点可能有人能够救他们。我们抓紧时间收拾东西离开,天黑之前必须赶到那里。”

“可是我们没有车!”在聚居点,车辆被作为共有物资,他们现在离开是不可能开走当初原本属于他们的那辆越野车的。

“不,我们有。”Joe坚定的说,“快去收拾东西!”

Iris立刻明白父亲一定做了些什么,冲进里屋开始打包东西。

他们在临近中午的时候离开已经生活了5年的聚居点,Joe开着车直奔目的地,Iris手里握着枪心烦意乱。两个伤员软绵绵地倒在后座上挤作一团。他们的状况时刻都在恶化,分秒必争已经难以形容此时此刻的紧迫性。

三星临空,这是每个月里最危险的时候,若非必要根本不会有人愿意离开聚居点跑到外头来。两只被感染的鸟盘旋在空中,一直不远不近地跟着这辆飞驰在荒野上的车,苍白的星光照得它们浑身通体发光。两个濒死之物并不是它们感兴趣的对象,只不过他们身上腐烂的气味传得很远,轻易就能盯上。

“是成年的龙头秃鹫。”Iris皱着眉头说,太倒霉了,出来就碰上这么麻烦的东西。

Joe说,“不要管他们,我们在车里,它们暂时不会冲过来。”一只龙头秃鹫就够受了,现在居然是两只。

Iris咬咬牙,瞥了眼后座上意识不清的两个人,眼中阴霾骤升。“希望他们不会把我们拒之门外。”

【The Flash|闪博|无脑小甜饼】梦醒时分

1.冷逆应该抱团取暖,过来加入QQ群(571164144)吧。

2.我呼噜噜永蹲在S2心怀球二博头顶痴汉名手握OOC腰挂甜饼袋脚踩无底坑。

3.是的,我总是梦见拥有他(们),然而现实总是“哔——”的。

--------------------------------------------------

Harrison听到了敲门声,咚咚,咚咚咚。他小心地起身,不想惊动仍在沉睡的爱人。他赤着脚走过木质地板,白色的窗帘遮挡了每一扇窗户,看不清屋外的日头升了多高。

咚咚,咚咚咚。敲门声继续。

他走过挂着Jesse成长照片的走廊,快步走下楼梯,握住了门把——

 

Harrison听到了敲门声,咚咚,咚咚咚。他小心地起身,不想惊动仍在沉睡的爱人。他赤着脚走过木质地板,白色的窗帘遮挡了每一扇窗户,令屋子里光线昏暗不明。

咚咚,咚咚咚。敲门声继续。

他走过挂着Jesse成长照片的走廊,快步走下楼梯,握住了门把——

 

Harrison听到了敲门声,咚咚,咚咚咚。他起身,没有找到拖鞋,便赤着脚走过木质地板。白色的窗帘遮挡了每一扇窗户,令屋子里昏暗不明。

咚咚,咚咚咚。敲门声继续。

他走过挂着Jesse照片的走廊,想着该修理一下坏掉的廊灯,快步走下楼梯,握住了门把——

 

Harrison听到了敲门声,咚咚,咚咚咚。他起身,没有找到拖鞋,便赤着脚走过木质地板。白色的窗帘遮挡了每一扇窗户,屋子里昏暗不明。

咚咚,咚咚咚。敲门声继续。

他走过走廊,行下楼梯,握住了门把——

 

Harrison听到了敲门声,咚咚,咚咚咚。他赤着脚走过积灰的木质地板,留下一个一个脚印。破旧的窗帘遮挡了每一扇窗户,屋子里昏暗不明。

咚咚,咚咚咚。敲门声继续。

他走过走廊,行下楼梯,握住了门把——

 

Harrison听到了敲门声,咚咚,咚咚咚。他赤着脚走过积灰的旧木质地板,留下的痕迹宛若破败的花。破旧的窗帘微微发灰,破碎窗户透进来的光苍白得就像营养不良的脸色。

咚咚,咚咚咚。敲门声继续。

他走过走廊,行下楼梯,握住了门把——

 

Harrison听到了隐约的敲门声,咚咚,咚咚咚。他犹豫了一下决定去开门。他赤着脚走过积灰的旧木地板,留下的痕迹宛若破败的花。破旧的窗帘微微发灰,破碎窗户透进来的光惨败如死人。

咚咚,咚咚咚。敲门声继续。

他走过走廊,行下残破不全的楼梯,握住了门把——

 

Harrison听到了隐约的响声,咚咚,咚咚咚,好像是有什么人在敲门。他恍惚地徘徊了一阵,赤裸的脚在破旧的木地板上发出嘎吱的声响。惨败如死人般的天光从破碎的窗户照进来,尘埃在禁锢的空气里飘荡。

咚咚,咚咚咚。这声音似乎渐渐变小了。

他站在残破不全的楼梯上,望见下方一片空洞洞的黑暗——

 

“Harry!”一个声音炸响在他头顶。

Harrison缓缓抬头向上看,有一道光从破损的屋顶照下来,就像教堂里照在圣坛上的光那样。那个声音就在光芒里,像柄剑一样破开笼罩在他头脑里的雾瘴。“你是谁?”他茫然地看着那道光。

这道光温暖又明亮,照亮他身周泛黄的墙纸,模糊的相片,断了一半的阶梯。那个响亮的声音就在光芒里,比这光芒更加明亮。

“Harry!”那个声音急切地叫他。

但是这只是增加了Harrison心中的疑惑。“你是谁?”

“Harry!”声音更加急切了。

光变得更亮。Harrison忍不住向着那道光伸出了双手。那些光芒欢欣地迎向他,一双手拉住了他,将他拖进去。Harrison在剧烈的光芒中猛地闭上了眼睛——

 

Harrison认为自己这次会中招都是Barry的错,不过看在这小子在自己被困梦境的这两个多月里担心得要死搞得自己人不人鬼不鬼的份儿上,他就不跟他计较了。

但是,刚摆脱梦境睁开眼睛就被一个胡子渣拉黑眼圈堪比熊猫的家伙摁在病床上亲得满脸口水,还差点再次因为惊吓和缺氧又一次晕过去,这个事情绝对不能就这么算了。

在厨房里学着做病号餐的Barry打了个喷嚏,他立刻扔掉这堆被喷嚏污染的病号餐重新做了一遍,不忘在正中央摆出一个巨大的心形。

这学校绿化真是好

1 / 27

© 恒星在唱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