葫芦呼噜葫芦芦呼噜噜

冷逆体质/底特律警探组马赛900G/GrimmNR/synny/闪博/DC相关

【Grimm|TheFlash】【NR&闪博】无题-2.Adalind

阅前警告:

1.小说《卡徒》AU,主要是借用了卡片相关设定,并带有大量二设。
2.NR和闪博不拆不逆,日常OOC高亮预警。
3.请叫我坑神,挖坑不一定填。

=========

Adalind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对方只是简单地说了一句话,她便冒着死无葬身之地的风险带着他偷跑了出来。尤其后者还是她此行的暗杀目标。她第一千零一次自问,手里头却在有条不紊地给生病的皇室私生子煎药,整个人都被笼罩在蒸腾的雾气中。。

Sean Renard,他被养在皇宫最深处的院子里,外界甚至不知道他的名字,跟朝堂上的权力角逐也沾不上边。老皇帝把他娇生惯养地圈养着,就像贵族们养一只漂亮的小鸟。这男人在某些方面真的被养得太娇气了,就连喝药都要备着一盘子蜜饯,因为他不喜欢苦。

中城联邦却在刺客联盟内部挂出天价要他的命。为什么Zoom会想要这么一个可有可无的金丝雀的命?Adalind想不通,暂时就不去想了。

“我们暂时先住在这里,等你病好了我们再离开。”

Sean点点头,很快便睡了过去。他似乎一点也不担心Adalind会抛下他单独离开,甚至把所有的钱卡都交给她保管。

说起来,这家伙一定已经筹划着要逃跑很久了。Adalind想起他们逃跑的那天晚上,男人从床底下拖出一个不大的箱子,除此以外什么东西都没带。等到他们可以暂时先歇一歇吃点东西的时候,他打开了箱子,里面除了一个笔记本,别的空间都塞满了钱卡。他把笔记本拿出来揣进怀里,然后把一整箱钱卡都交给了Adalind。

“我们走吧,Adalind。离开帝国,到别的地方去,过自由的生活。”Sean这么说的时候双眼闪闪发亮,那一刻的他目光如此纯粹,就像一个不谙世事的稚子。

Adalind不记得自己怎么回答的,她只记得自己接过那箱子钱卡,就像从此签下了卖身契,一路上护他周全向东而行。她甚至在晚上也不敢离开他太远,这个晚上也是如此。金发女卡修披着毯子,蜷缩在不大的沙发上睡了一晚。职业习惯令Adalind睡得很浅,她知道Sean一整个晚上都睡得很安静,甚至没有翻过身。

这里还不够安全,但是Adalind从自己的消息渠道知道皇帝没有大张旗鼓地找他,而他手底下的暗探们已经被他的儿子们用各种方法瓜分得干净,所以他们可以在这里休整一段不短的时间,让这个娇生惯养的男人喘口气。一边在厨房里煮早饭,Adalind一边思考到底是什么让自己心甘情愿地当一个保姆。绝对不是因为那一箱子不记名钱卡,虽然这完全是一笔能吓死人的巨款。

她每天都在思考这个问题,然后继续当她的全职保姆。

男人已经退烧了,但是药还得继续吃。只要有蜜饯,或者糖,或者别的什么甜的东西,他就会乖乖喝药。Adalind打算等他喝了药就出门去买几张3星能量卡。她擅长隐匿,得益于她手里的卡片“迷障”,这也是她能够成功带着Sean逃离皇都圈的天罗地网的原因。但是这张卡的消耗非常大,她带的能量卡再多也有需要补充的时候。

生病的Sean十分嗜睡,喝了药便躺下了。

Adalind帮他拉上窗帘,又掖了掖被子,这才关好门去了商业街。这地方真是太小了,售卡店只有一家。她有些嫌弃,如此紧邻野外的地方居然会这么落魄。

“3星能量卡?噢,天呐!”老板表现得活像在出演一台大失水准的话剧,“卡修大人,咱们这种小店可不敢卖那种东西!您得去卡修服务中心买才行!”

真是落后的小地方!Adalind没好气地退出店外。她从没去卡修服务中心登记过,而登记程序会很麻烦,就算是用假身份也会留下不必要的小尾巴。而且在卡修服务中心买东西是需要积分的,新登记的卡修没有完成过中心发布的任务根本没法在哪儿买东西。至于黑市……算了吧,只要她一冒头,保准Zoom那边马上就会得到她的消息,完全是找死。

难道真要用2星能量卡将就着用?不行不行,绝对不行。用2星能量卡意味着她需要更加频繁地换能量卡,战斗中换卡的几秒钟足够她的敌人杀她几十次。

干脆去抢劫!小镇就在森林边上,每天有无数的卡修会进入森林,她只需要在森林外围偷袭几个倒霉蛋儿,搜刮他们的能量卡就行了!打定主意,手里掌着汤勺,心里却在计划杀人越货的Adalind无缝切换保姆模式,盛了肉汤端上桌。

Sean坐在她对面,用一种很优雅的姿态在进食。她已经很习惯自己吃的比一个男人还多还快。

“谁要倒霉了?”Sean突然问。

Adalind有些意外,因为Sean之前从来不在吃饭的时候说话,无论他们正在吃的是干粮还是大餐。“什么?”

“你这模样,很明显是要去‘活动活动’的样子。出什么事了?”

她和他一起在逃亡路上跑了好几个月,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她非常清楚Sean长着一张看上去很精明的脸,事实他对很多事物的认知还不如街头混饭吃的小乞儿。最明显的一个例子就是他们刚出皇都圈,在一个集市上补给的时候,他买东西从来不讲价,因为他完全不清楚市价。Adalind与商铺老板你来我往唇枪舌剑杀价杀得飞起,他便在旁边兴致勃勃地看,似乎这一幕十分有趣值得再叁回味。这样的事情多了,Adalind惯性地就把他直接划到五体不勤五谷不分百无一用只能看脸的范围里面去了。

当一个印象中只能当吉祥物的人突然做出了不符合他“吉祥物”身份的事情,这效果就有点惊悚了。Adalind只觉得自己曾经看到的Sean都是他伪装的表象,自己对他其实一无所知,而对方却已经连自己最细枝末节的小习惯都摸透了。他已经彻底摸透她了。这个认知令她心惊胆战。

“是谁惹着你了吗?”Sean又问,看上去与平时没有任何不一样的地方。他看过来的眼神清澈无辜,露出的破绽足有十七八个,足够Adalind把他打成筛子。

“我没有买到3星能量卡。”Adalind平静地说,不想让Sean看出自己心底里滋生的情绪。

“就这事?”后者皱起眉,“我给你做就是了,干嘛要出去买?”

又一个超级惊吓,真是谢谢您嘞。Adalind掰断了手里的叉子,只觉得自己真是个傻逼。

Sean作为私生子,为什么能够被老皇帝千般娇宠地养在皇宫里?别说什么对他老妈是真爱,这个理由扫大街的都不信!现在Adalind知道了,因为这个私生子是个制卡师。至于护的这么紧,只有一个可能——他很有可能是传说中的那个为韦森皇室服务的制卡大师的徒弟什么的。能随口说制作3星能量卡,这本事确实够得上一个制卡大师亲传弟子的身份,毕竟他才二十多岁。

那个彻彻底底谜一样的制卡大师是这世间的传奇。他为韦森帝国的军队设计了超过100张战斗卡片,这是帝国军队制式卡片的根基。而这些战斗卡片可以根据需要组合成不同类型的套卡,更是令帝国军队的战斗力提升了不知多少倍,稳稳守住了帝国的边疆,没让中城联邦的入侵得逞。

一个传奇制卡大师的弟子。Sean在Adalind心目中“吉祥物”的标签后面又加了两张颇为重要的标签:“大师的弟子”和“随身制卡机”。

Adalind扔掉手里断成两截的餐叉,和颜悦色地问:“能做4星的吗?”

“可以。但是我没有材料。”

“买!”她掏出一把钱卡,丝毫没有这些资产事实上全都属于Sean的自觉。“顺便帮我修复一下卡片,上次打架好像受损了。”

评论(8)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