葫芦呼噜葫芦芦呼噜噜

冷逆体质/底特律警探组马赛900G/GrimmNR/synny/闪博/DC相关

【Grimm|TheFlash】【NR&闪博】无题-1.Rosalee

阅前警告:
1.小说《卡徒》AU,主要是借用了卡片相关设定,并带有大量二设。
2.NR和闪博不拆不逆,日常OOC高亮预警。
3.请叫我坑神,挖坑不一定填。

=========


门铃发出了清脆的声响,有人踩着重重的脚步走了进来。

“您好!”Rosalee一边收拾柜台上残留的药渣一边脆生生地应了一声。

她一个月前刚从学校毕业就被自家哥哥一通通讯叫回了家,然后在什么都不清楚的情况下接下家里的药店当了店长。至于一直经营着药店将她抚养长大的哥哥则拎着已经准备好的行李箱离开了家,到目前为止还没跟家里再次联系过。

现在已经是傍晚,却是这个边陲小镇最热闹的时候。前往野外的卡修们往往都在这个时间段返回,服务中心和交易站里挤满了人,酒馆开门营业,不愿意去医院的卡修们钻进小诊所和药店治疗自己疼痛的伤口。

“你们店里能看病吗?”来客问。

Rosalee抬起头,来者是一个金发的女性卡修,看上去很是寻常。“我有行医执照。请问您是受伤了还是生病了?”

“不是我,是他。好像有点发烧。”金发卡修干巴巴地说,往身后撇了撇头。

Rosalee这才发现门边的座椅上已经坐了一个高大的男人。她擦干净手,从柜台后面出来走到男人身前。

男人有着一双漂亮的绿眼睛,双颊因为发热而酡红,嘴唇有些干裂起皮,但是保持着礼貌含蓄的微笑。即使是坐姿,男人修长的双腿也暴露了他必然傲人的身高。

出于习惯和礼貌,Rosalee先向他轻声解释了一下,然后才探出自己的感知做检查。“感冒了。”问题并不严重,但是男人一定有一段时间没有好好休息了,甚至没有好好进食,这令他的身体抵抗力下降,现在倒是显得有些虚弱。“我马上就帮你们配药。但是最好别继续赶路了,在镇上好好休息几天,等病彻底好了再继续你们的旅行吧。虽说现在问题不严重,若是恶化了可就必须进医院住院了。”

女卡修对病人说,“都到这儿了,我们就休息几天吧。”

男人皱了皱眉,复又点点头,算是答应了。

“我都说了不用那么赶,偏不听。”

“我头疼死了,你就原谅我吧?”

“现在我还得给你当保姆。”

“Adalind,你再这么唠叨下去我真的快晕了。”

“还不都是你自找的。”Adalind,那位女卡修,没好气地说,但是总算是没有继续抱怨了。

Rosalee飞快地配药,分作三包装好。那病人看上去个头不小,手掌却干燥柔软,想来应该不是卡修。或许是哪个贵族老爷家里没天赋的小儿子偷溜出来闲逛。

Adalind拿上药包结了账,两个人便走了。

因为这单生意,Rosalee又重新收拾了一下柜台,赶去赴约就有些晚了。她倒也不是很急,提着小包先去隔壁花店买了两束太阳花。学校放假了,今天要给Barry和Juliette接风,顺便庆祝Nick进阶。

Barry和Juliette来年都将毕业,这次的假期十分短暂,很快就要奔赴学校安排的实习岗位参加实践。Barry作为卡修,很大可能会去本地的小型卡修团,如果他们有门路倒是可以花钱给他买个治安队的实习位置,后者安全性要大得多。可惜他们一群人都是孤儿,永远走不了轻松的那条路。Juliette则好得多,她和Rosalee一样都是极为稀少的医疗卡修,镇医院对于她们总是十分欢迎的,而且极为乐意在她们毕业后雇佣她们。像Rosalee这样毕业后没去医院工作的医疗卡修可以说是凤毛麟角。

Nick预定了小镇上最好的餐厅,这几乎花光了他最近一次任务的所有收入。但是今天是个好日子,Rosalee也认为这样的日子花点钱总是开心的。他们点了店里的招牌菜,又各自吃了喜欢的甜点。

“今天店里来了一个女性卡修,看上去真是特别英气十足。”Rosalee在聊天的时候说起了店里的最后两位客人。“反倒是跟她一起的那位先生显得文弱一些。”

“女性卡修?那可真是少见!”Barry说。他对卡修的一切都特别热衷,提起来劲头十足。

“她看上去就像是那位先生的保护者,带着他来看病。”Rosalee看见Nick的勺子在布丁里毫无意义地转了两圈,将布丁搅烂,明白他显然跟自己有了同样的猜测。

生病了不去医院,而是到一家小药店里买药凑活,这类人往往在遮掩自己的行踪。现如今所有的医院都有联网,看诊病人的记录都是互通的,假冒的身份在这里极容易被查出来。

不过既然不是通缉令上的犯人,他们也犯不着去找人家麻烦。

他们转而开始谈论Nick进阶的事情,将那对奇怪的组合翻了篇。

四个人都是同一所学校毕业的,在整个大陆上默默无名的一所学校,教授着严格按照国家规范的课程内容,因此教授的感知修炼法也是人人都会的那一个“烂大街”的货。虽然他们都还年轻,但是没有什么奇遇便也只能这样下去了。没有更好的感知修炼方法,他们的感知将不能得到足够的提升,这将会影响他们今后的能力发展。但是Nick竟然在如此低的基础上晋升到了5级,不得不说这真是极为罕见。

“我可以存钱准备买新的卡片了。”Nick看上去很快活,整个人满面红光。

Rosalee当然也从心底里为了他感到开心。她默默盘算了一下这几个月药店的收入。这段时间存下来的钱足够买一个三卡槽的中端度仪,Barry和Juliette已经是最后一学期,学费都是一学年一交,生活费Nick也已经存够了。Nick现在用的度仪还是当年在二手市场买的,只有两个卡槽,早就该换了。Rosalee想,就买一个新的度仪给Nick算是贺礼吧。

两个成年人特许Barry和Juliette两个即将成年的孩子喝了一点点葡萄酒,这令餐桌上的气氛更加热烈。

她的兄长追求自己的梦想离开了,但是她还有Nick、Barry和Juliette。Rosalee看着相依为命一起长大的兄弟姐妹们在心里想,生活总会越来越好的。

评论(5)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