葫芦呼噜葫芦芦呼噜噜

冷逆体质/底特律警探组马赛900G/GrimmNR/synny/闪博/DC相关

【DBH】I'll be...

24.

所有的新闻和访谈都在谈论这起震惊全美尚在进行后续调查的绑架案。两个发了疯的仿生人,一个脑子不灵光被牵连其中的富豪,一百多个受害者和数十个破碎的家庭,还有唯一的幸存者——Simon。这个曾经鲜为人知的Jericho起义领导人之一突然窜上了新闻头条并且热度一直在疯狂攀升。

但是Simon却一直没有再次出现在公众的视线里,他安静地待在Carl的宅邸,被Connor开玩笑说他这样不像避世,倒更像被Markus金屋藏娇。

Connor说这话的时候Simon是什么反应?并没有什么反应。对于他来说,围在他周围的所有人都是陌生的。全新的记忆软体带来的是完全空白的过去,他不记得自己,更不记得别人。但是他依然是那个Simon,温和,体贴,并且在许多时候选择沉默。

他似乎从第一眼开始便对Markus心生亲近,只是十分克制没有表露。当介绍到North,说起她与Markus是伴侣时,他眨了眨眼睛,保持着微笑。Markus对Simon的表现说不清是什么感受,他似乎有些庆幸自己对Simon总是具有无法抗拒的吸引力,又有些心疼对方依旧选择了退让和隐藏。

Markus越是细细回忆和思考,越是从心中升起一股对Simon和他们俩之间关系的一种奇怪责任感。Carl愿意让Simon留在家里真是令他松了一大口气。他希望Simon就这么平静地住在Carl这里,别的一切都交由他去处理。包括那些绑架案残留的影响,还有他和North在起义中催生的情感。Simon已经付出得太多,接下来应该轮到他了。

Markus先去屋里看望了Carl。

“最近你来得挺勤啊,Markus。Jericho的事还不够你忙活的?”老艺术家在房间里看书,看上去精神很不错。

Markus帮他理了理搭在腿上的毯子,“Jericho不是我一个的,而是属于所有仿生人。我不可能什么事都管,总还是需要一些私人时间。”

“所以你就老往我这里跑,打发你的时间?”Carl用左手撑着自己的下巴,微斜过身子似笑非笑地看着Markus。

“Carl。”Markus有些无奈。

Carl摊了摊手,“这次我先饶了你”的意味十分明显。“跟North谈过了吗?”

“还没有。她这段时间都在DPD参与案件后续处理。”

“那Simon就要继续在这里陪着我一段时间了。挺好的。”

“Carl。”Markus的语调升了一个度。

他又一脸无辜地摊了摊手。

Markus叹了口气。“我去看看他。”

“他在小花园里。”

“谢谢你,Carl。”

Markus走进小花园的时候Simon正趁着难得的好天气修剪枝丫。今天的阳光柔软而轻盈,像是金纱一样笼在金发碧眼的仿生人周围。他低垂着眼睫,口中正断断续续地哼着曲子。

“When it’s almost ……too much…… for my soul ……alone……”

“I loved and I ……loved and I lost…… you……”

“I loved and ……I loved and I ……lost you……”

忧伤的曲子,Simon的表情却非常恬静。

Markus快步走过去扣住Simon的手腕。“不要唱了。”他对Simon说。“不要再唱这首歌了。”

Simon惊了一下,看到是Markus便又放松下来。“Markus?”

“是我。”Markus紧紧地握着Simon,“请你不要再唱那首歌了。”

“你不喜欢吗?那我以后不唱了。”Simon微笑起来。“欢迎你来。”

Markus将他拉得更近,张开双臂紧紧地拥抱他。

Simon有些不知所措。他犹豫了一阵,最终仍然没有抬起自己的双手回抱。他只是轻轻地把脸颊贴在Markus的肩头,显得十分小心翼翼。他的小动作被Markus发现了,后者的手掌覆上他的后脑勺,将他更紧地收拢在怀里。现在他整个地被Markus包围起来了,他的额角和脸颊紧贴着Markus的侧颈,甚至能感应到模拟的体温。

是不是,真的可以?

Simon不敢吱声,甚至连模拟呼吸都停止了。他的手指动了好几次,终于顺应自己的内心丢开手里的剪刀,抬起手臂抓紧了Markus后背的衣料。他喜爱这个怀抱,一如他喜爱这个个体。可是他现在的所作所为就像偷窃,所以他不会沉溺太久。就一小会儿,让他好好地记录Markus怀抱的一切,作为长久生命里美好的回忆之一。这样想着,Simon忍不住往Markus的怀里更靠过去一点点,又及时刹住了车。他不应该这样,沉迷于自己已经不再单身的好友。

Markus将他向外推了推,Simon心里一阵失落。但是他很擅长控制自己的情感表露,几乎是同时便在脸上堆砌起笑容。然后,Markus亲吻了他。

这个亲吻很短暂,只是几秒钟嘴唇的碰触。Simon却被处理器里的信息量冲击得快要当机。

“我很抱歉,没有经过你的允许便吻了你。”Markus仍没有放开Simon,他又将他抱得更紧一些,下颚贴着对方的额角。“我现在根本没有亲吻你的资格。”

“不,Markus!我——”

“嘘——听我说,Simon。我现在甚至还没来得及跟North谈一谈。可是……”他又想起Simon独自一人断续哼唱那首歌的情景,就像Simon已经习惯了不抱希望地独自站在那儿保持沉默,这样的猜想刺得他的模拟心脏阵阵疼痛。“可是……我……”

他抬起Simon的脸,看着Simon的眼睛,“我爱你,Simon。”


-tbc-

评论(14)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