葫芦呼噜葫芦芦呼噜噜

冷逆体质/底特律警探组马赛900G/GrimmNR/synny/闪博/DC相关

【DBH】I'll be...

22

Simon主题BGM之二:Only You're The One-Lifehouse

========

在确定安全之后,Markus在特警队的指引下找到了Simon。他仍保持着被机械爪禁锢着的模样,冷色的灯光照在他身上折射出薄薄的光晕,令他看上去像一个受难的神子。在Markus的记忆中,Simon从未像此刻一样散发出这样冷漠的距离感。这感觉特别神似曾经Simon安静地混在仿生人群里,看着Markus站在高处发表演说时的背影——内心里充满了情绪,可是这些饱胀的无形情感并不能让他伸手可及。

“请让我单独呆在这儿,我会想办法救他下来。”Markus对被派来保护他的特警队员说。

那个年轻的小伙子表示自己就在门外守着,有任何需要都可以叫他过来。

Markus的内心又一次紧张起来,他骇入操控台,启动了机械爪。与此同时,Simon也睁开了眼睛。

“Simon,你还好吗?”他低声地问,尽量让自己的声音不要颤抖。

Simon的眼睛睁大了,流露出极大的喜悦。“Markus,是你吗?”他的光学组件可能已经被损毁了,无法看到是谁在自己跟前。

“是我。我来救你了。”Markus控制着机械爪,小心翼翼地将Simon放下来。

“你真的来了。”Simon轻轻地说,仿佛声音再大上那么一丁点就会把梦想成真的时刻惊跑了。“你来救我了。真是太好了。”

“是的,我来了,我来救你了。”Markus继续用轻柔而坚定的声音回应着他,同时伸手去握住Simon的手。时隔这么多天的碰触仿佛一个幻梦,Markus再三确认自己的传感器并没有出现故障,终于忍不住将Simon紧紧地抱进怀里。

Simon回他以同样用力的拥抱。“你真的来救我了,Markus。你没有丢下我。这真是太好了。”他闭着眼睛将头靠着Markus,不停地重复。

Markus压抑着自己不知从内心深处哪儿传来的撕裂痛楚,一遍又一遍地回答,“我答应过的,我来了。”他不知不觉流淌出的仿生眼泪静悄悄地浸湿了Simon耳际的发梢和肩膀的衣料。

可是,并没有过多久,Simon再一次没了动静。Markus知道他只是暂时进入了待机状态,可是他不想放开Simon——起码现在不要放开,他想再多拥抱他一阵,告诉他自己为他而来,仿佛这样可以弥补些什么缺憾似的。

“Markus先生,我们得离开了。”守在门口的特警队员敲了敲门,打破了一室沉静。

Markus将自己的外套脱下来裹住Simon,然后将他抱起走出去。

更多现场侦查的警员带着设备往里走,他们将一一核对下面的残骸和尸体的信息。

North和Josh领着一队仿生人急救小组等在外面,看到Markus抱着Simon出来立刻迎了上来。“他怎么样?”

“机体损伤不大。但是记忆库……”Markus有些说不下去。他看着推过来的担架,没有动。

“Markus?你怎么了?”North担心地看着他。

“我……还是我跟着去吧。”Markus没有用担架,他抱着Simon上了仿生人急救车,一路上都亲自将Simon抱着。太没有真实感了,即使所有的感觉组件都表明Simon已经被成功救回来了,他依然感到这些信息非常不真实。Markus忍不住一遍又一遍地扫描确认Simon的机体状况,看着一遍遍反馈的“一切正常”只觉得仍然无法放心。

Simon就像人类睡着一样安安静静的,头枕在他的肩窝里,双手乖巧地放在腹上。

“没事儿了,没事儿了……”Markus用脸颊贴着Simon的额头,低声地说着。也不知是在安慰Simon还是安慰自己。

 

“他需要更换记忆软体。但是之后他会失去以前的记忆。”工程师告诉Markus。“不过之前他应该经历过过度的深层格式化,就算勉强延用原有的记忆软体他的记忆也几乎剩不下什么了。当然,如果之前有备份数据的话可以在他的系统稳定后分批导入。具体分几次,每次导入多少得看他的承受能力。但是导入的记忆可能会存在失真感,毕竟情感无法数据化。”

Markus点点头,“谢谢你。我知道了。他还有多久能重启?”

“更换完记忆软体后半小时就能醒了,不过醒之前就能带他回去,你只需要在总台做好登记。”

“好的。”

Markus鬼使神差地决定带Simon到Carl家里去。他不愿意在自己和Simon没有得出个结果的情况下回到Jericho,即使Simon什么也不记得。自从同步了Simon的记忆,被记忆文件里残留的零碎情感数据碎片冲击过情感系统,Jericho在Markus的眼里就变得不一样了,所有Markus和Simon一同出现过的角落都变得令他难以忍耐。

Markus不明白Simon,一点也不明白。他不明白为什么Simon会对自己产生如此浓烈的爱意,他不明白为什么Simon能够一丝不漏地将自己的感情收敛起来,他不明白为什么Simon会从一开始便选择保持沉默和退让。那些感情的碎渣是如此震撼Markus,令他感觉自己就像一只虾米面对着潮涌而来的滔天巨浪,可是那些独存的温柔又令这波涛丝毫不会对他造成伤害,反倒将他拥抱环绕。他十分艰难才得以从这情感的巨洋中剥离,筋疲力竭的同时又想要嚎哭不已。

Simon确实是个奇迹。即便是人类,也鲜少有谁能像他这样倾尽所有地去恋慕一个从未给过回应的对象。

为什么呀,Simon?

你为什么会爱上Markus?

为什么?


-tbc-

评论(8)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