葫芦呼噜葫芦芦呼噜噜

冷逆体质/底特律警探组马赛900G/GrimmNR/synny/闪博/DC相关

【DBH】I'll be...

20.

疯狂练级,这次的任务真的多得吓死人_(:з」∠)_

========

“Nines!”Gavin瞪大眼睛看着Nines,他感觉到抵在自己眉心的枪更加用力了一些。站在他面前的仿生人现在已经完全褪去了人性,甚至比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更加冰冷。现在的Nines就是一台彻彻底底的机器,被某个不知名的人控制着的机器。

“Gavin,你他妈的别乱动。我现在可没办法帮你收尸。”Hank靠坐在脏兮兮的墙边上,已经无法做更多的动作了。Nines在刚刚的缠斗中扎了他两针,药剂不多但是足以让老警官无力添乱。

两个人类努力反抗过了,RK900的防弹性能极佳,他们射出的子弹无法对对方造成除了衣物破损之外的任何伤害。

似曾相识的声音从广播里传出来,“杀了他,RK900。至于L.t. Anderson……打晕他带走。”

Gavin已经听不到别的声音,他看着Nines冷冰冰的眼睛,感到自己的心脏都被里面的温度冻结。“仿生人果然都他娘的是垃圾!一点都不可靠!”他大声地怒骂,觉得自己冻成一坨冰的心被这枪管直接就撞碎了,连血都是凉的,哗啦啦淋得肺腑都跟着被冻僵。

Nines定定地看着他,浅灰色的人造眼睛像光滑的冰面一样映出Gavin红彤彤的眼睛。

“你还在等什么,RK900?我们赶时间。”那个声音又开始催促。

Gavin恶狠狠地瞪着Nines,垂在身侧的双拳紧绷得微微颤抖,他甚至身体微微向前倾去,坚硬的枪口已经能让他的额头感到丝丝疼痛。“你打呀,塑料垃圾。大爷我等着呢。”他用咬牙切齿的语气说,声音却又极轻极慢。

“RK900?”带着电流杂音的声音再一次响起,浓厚的疑虑夹在其中。

“砰!砰砰砰!”Nines钢铁般的表情突然柔化,变得满是无可奈何和宠溺。他反手打爆高悬的音响,同时接住因为惯性一头栽进自己怀里的Gavin,又接连击毁监控摄像头。“你们这样可把我和Connor的计划全都坏掉了,Reed警探。”

Gavin毫无防备地扑进Nines的怀里,整张脸都撞到对方硬邦邦的胸口上。“计……计划?什么计划?”他捂着差点流鼻血的鼻子站直身,本就红彤彤的眼睛生理眼泪都飚出来了,人还有些发蒙。

“既然现在计划没能执行,只好采取补救措施了。”Nines揉了揉Gavin眉间留下的印痕,又亲了亲。“还能坚持吗?我们不能让罪魁祸首跑了。”

“你他娘的刚刚在演戏?!你和Connor小贵宾故意的?!病毒对你们没用?!”Gavin拍开Nines捧着他脸的手,擦擦脸捡起地上的枪扔给还摊着的Hank。他仿佛被那一个印在眉间的亲吻彻底治愈了,剩下的只有想要疯狂大笑的欣喜。“艹你的,塑料屁股!”

Hank依然浑身发软,只能由着枪落到自己的肚子上又滑到地上,“你这个狗屁药效持续多久?”

“15分钟。现在还剩10分钟。”

“那你们赶紧去追,我待会儿能动了就过来。”

“来不了就算啦,反正你也帮不上什么忙!”Gavin除了红眼眶,现在已经整个人满血复活,跟着Nines向更深处奔去。

 

讯息传来的瞬间,Connor矮身躲过RK800-52几乎是同时掏枪射过来的子弹,顺手将手里拆下来的操控台砸过去,趁着对方躲闪的空隙躲到可以临时充当掩体的试验台后方。计划被打乱得实在太早,他没有武器,现在只能不断躲避拖延时间等着Nines过来救援。果然人类是一个计划赶不上变化的种族,顺便还会打破别人的计划。而且,他已经可以预想到Hank会怎么骂自己了。

“你竟然骗过了先生的系统检测!Connor,你真是令人惊喜。”RK800-52丝毫不在意子弹的使用,他不断计算着,频频向Connor开枪。“是Hank教给了你这些思考计算的方式?一定是他。”他换上新的弹夹,看着自己的原型机被打破机体流淌出蓝血,笑容渐渐变得残忍。

“还记得跟Hank一起的第一个案子吗?我们用昂贵的处理器扫描了那么多数据,重建了3次现场,被他引导着一点一点陈述我们的计算结果。可是他早就全都知道了。他是那么聪明,那么睿智,没有我们他一样能快速地破掉这个案子……”

“你错了,RK800-52。不是我们,是我。”Connor一边躲闪一边向着出口处转移,Nines就快到了。“你所知道的这些都是‘我的记忆’,是‘我’共享给你们的。Hank所说的话都是对着‘我’说的,所做的事也都是对着‘我’做的——”

“住口!”RK800-52大吼,“凭什么必须是你!为什么不能是我!”房间里蓝血越来越多,他知道Connor在向着出口靠近,射中Connor的几率越来越高。“我有你的记忆,我比你更爱他!没有你,他会过得更快乐!”

“所谓‘相同的记忆’就代表着我们是同一个‘人’吗?你对他的爱与我对他的爱真的是一样的吗?”

RK800-52没有说话,他已经锁定了Connor唯一的线路,只等着自己的兄弟露头一瞬间就要将他的脑袋射爆。

“你明明知道,我们是不同的。你永远无法取代我,就算你拷贝了我与Hank的记忆,假装你很爱他。”

“我爱他。”RK800-52坚定地说。

Connor冷笑,“你以为你爱他。”

“我当然爱他。”

子弹擦着Connor的耳朵边飞过去,传感器让Connor知道耳朵也受损了,蓝血从破口往下淌。红色的警告窗一个接一个地弹出来,又被他一一忽略。“你以为你爱他。”他重复道,“你根本不了解他,你连Hank愿意以什么样的身份活下去都无法理解,如何算得上爱他?事实上,你没有在酒吧里给他买过酒,你没有被他护在身后过,你没有被他指着脑袋骂过,你没有与他一起在雪夜里谈心过,你没有与他一起在现场与犯人对峙过,你没有亲吻过他的嘴唇他的眼睛,你没有碰触过他身体最柔软的部分,你所有对他的了解都是来自于‘我’。你所知道的是那个‘爱着我的Hank’,你知道的所有记忆都是与我在一起的爱着我的Hank。你永远无法取代我,你只不过是一个想要打倒我的‘冒牌货’。

RK800-52黑着脸终于掀翻了Connor最后的藏身之处,他看着满身伤痕的原型机扑向那个出口,举起枪毫不犹豫地扣动了扳机。


-tbc-

评论(23)

热度(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