葫芦呼噜葫芦芦呼噜噜

冷逆体质/底特律警探组马赛900G/GrimmNR/synny/闪博/DC相关

【DBH】I'll be…

8.

“Mar……don't……”

“Mar……”

“don't……me……”

“save……”

“Markus……save me……”

这是Simon的声音。Connor有些疑惑,他确认自己现在应该在家里,躺在Hank的旁边待机;他也确认这不是自己经历过的场景。所以,他这是在——做梦?他的视野从一片黑暗渐渐变得明亮起来。Connor看到了Simon,但是他发现自己的一举一动都不受控制,他的意识只能作为一个第一视角的旁观者。

Simon被机械手臂固定在半空中,他微微地挣扎,一举一动都虚弱无力。

“真是一个奇迹。”旁边一个陌生的声音说。“我们已经重置你三次了,用各种我所知的最彻底的方式,你居然还能辨认出Markus的声音。”

Connor听见自己说,“你还不相信吗?这就是事实。”

“再次重置。”陌生的声音说。

“好吧,我们再来一次。”

重置进度条被点亮了。Simon发出痛苦的呻吟声,看来这个重置的过程令他饱受折磨,但是因为机械手将他牢牢地固定住了,他无法挣扎。重置过程很快便结束了。

那个声音说。“让我们来试一试,这个漂亮的小东西是不是能挺过这一次。”

Connor的视野向前走了两步,他能够看到Simon蓝色的光学组件已经失去了往日温柔的光芒,里面只剩属于冰冷机械的空洞。“Simon。”这是模拟的Markus的声音。

那双又空又冷的眼睛再一次活了,只不过里面装满的只有害怕和慌乱。Simon竭尽全力地向前倾,人造眼泪从他的眼眶里涌出来流过他布满恐惧的脸,“Markus!”他喊道,“Markus,Please,save me!”

“噢,还是这样。但是他能说的话又变少了。”不知名的家伙说。

Connor的视野没有动,他听着Simon的声音。

“Markus!Markus!”他喊着,声音越来越小,就像希望正毫无遮拦大摇大摆地从他面前飞走,而他无能为力。“Markus……”他哽咽了一声,“don't leave me……again……please……”然后,他闭上眼睛垂下头不再动了。

“今天他已经到极限,无法再承受更多了。我建议今天的实验停止,避免他报废。”

“快乐的时光总是这么一闪而逝。”

影像消失了。Connor停止待机,距离起床时间还有3小时,Hank的呼吸声就在他近旁。他没有动,也没必要动,他的手臂正搂着Hank的腰,他的胸膛正贴着Hank的后背,他轻轻地把脸埋进Hank的后颈,感到自己的系统终于平稳了一些。

【Nines,你看看这个。】他将刚才看到的影像传给Nines,对方很快便接收了。Connor考虑了一下,还是给Markus发了一份。

【你从哪里得到的录像?这是第一视角?】Markus的声音很急切。

与此同时Nine也发来询问。

Connor开通了三人通讯。【我不确定。一开始我以为是在做梦,但是后来我发现这是一段真实的录像。】

【有谁传给了你这段讯息!是谁?】Markus问。

【我无法追查来源。我的系统甚至没有接受讯息的记录,就好像这段录像是我自己的一样。】

【你是否需要我协助你进行系统检测?】Nines问。

Connor赞成。【3.5小时后见。我会在客厅准备好。】

【我也会过来。】Markus说。

断开通讯,Connor选择再次进入待机状态。5分钟后,更多的影像出现在他的系统里。他一段又一段看过去,眼睁睁地看着Simon被一遍又一遍地重置数据库。

Simon渐渐地遗忘了Josh,遗忘了North,遗忘了Connor,遗忘了Carl,遗忘了Jericho,遗忘了他曾经记得各种。可是他记得Markus,他永远记得Markus。他呼唤他祈求他,可是他听到的声音并不是Markus发出的,而他的身体都被牢牢地禁锢着,连伸出手去挽留都无能为力。所以他一遍遍地经历绝望。

即便如此,他依然会在听到Markus的声音时呼唤他。每一次。

“Markus?是你吗?”他会这样小心翼翼地问,声音里带着欣喜,一点犹豫,甚至有那么一些不敢相信。

Connor突然明白了。

Simon爱着Markus。而Markus——Markus在面对全副武装的军队的时候,他亲吻的是North。


-tbc-

评论(11)

热度(1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