葫芦呼噜葫芦芦呼噜噜

冷逆体质/底特律警探组马赛900G/GrimmNR/synny/闪博/DC相关

【Grimm|NR】狼性-5

Nick做了个梦,然后摔下沙发醒了。他并不是没有客房,却鬼使神差地跑去客厅将就了一晚上沙发,现在浑身酸痛不说头还撞了一下晕得不行。屋里静悄悄的,只有他一个人的响动。Sean还在吗?他是不是还在睡觉?他站起身,也不急着去找不知道被掀到哪儿去拖鞋,赤着脚无声地走上楼。

主卧的门是开着的,床铺已经收拾干净看不出昨晚有人睡过的痕迹。

或许昨天晚上Sean跟着他回来只是一个荒唐的梦。有一瞬间,Nick这么想着。他太想要他了,想要他的身体填充他的怀抱,想要他的面庞占满他的视线,想要他的声音充斥他的耳朵,想要他的余生纠缠他的命运。这要命的渴求搅得他都疯魔了。

不过,没关系,他可以再把他拐回来一次,然后不再让他跑掉。Nick把自己收拾得干净精神,甩掉摔下沙发的颓废感,开着车直奔Sean的住处。还可以顺道蹭个早饭呢!

Nick敲了门,开门的是个金色头发的女人。

“嘿,帅哥!”对方穿着职业套装,披肩金发打理得光泽照人,脸上的妆容精致到一丝不苟,笑容跟用尺子量过一样角度都精准地克制在30度。“请问你找谁?”

Adalind。一个名字从Nick的脑子里滑过。“Sean在吗?”

女人的视线放肆而探究地将他扫了一遍,她回答的声音意味深长。“在。请进吧。”

Nick没跟她客气,熟门熟路地走了进去。Sean在厨房里,他立刻窜了进去。“你在做早餐?”

Sean似乎一点也不惊奇Nick的出现,“你果然没看一眼冰箱,Nick。我给你留了鸡肉三明治。”

“下次吃也一样。”Nick立刻决定打电话叫Monroe帮自己跑一趟把三明治送过来。

“一起吃吧。待会儿我要和Adalind谈一谈工作的事情,你不用等我。”

“我可以接着看上次的书。”Nick厚颜地说,他才不要留Sean和这个女人单独呆在一起。这是一个接触Sean另一面的绝佳机会。

Sean意味深长地扫了他一眼,这感觉和那个女人之前的反应有一点像。“如果你不觉得无聊的话,当然可以。我们可以试试你送过来的咖啡豆。”

早餐桌上,Sean为他们做了简单的介绍。金发女人果然是那个Adalind,这次过来是为了跟Sean谈一谈下一步的工作安排。

“要不是你一声不吭就跑到这个十万八千里远的地方还不留地址玩失踪,老娘才懒得千里迢迢追过来!”Adalind似乎在某一个时刻之后原形毕露了,那身从头到脚的职业女性武装完全挡不住骨子里剽悍的性格。“你知不知道我们的官方邮箱都快爆炸了?”

Sean说,“我不是说了我需要休假吗?”

“但是你又在个人页面玩儿童真!所有的人都在问是不是你打算出童话书了!”

“我只是把很多年前就有的构思拿出来写着玩儿而已。”

“Eric他们会发现的!小狼崽和他的小男孩儿!你这是在向他们打招呼让他们冲着你来!”Adalind抓狂地扔掉手里喝光的咖啡杯。“天啊饶了我吧!安静日子我还没过够呢!”

Nick敏锐地抓取了几个关键词,私人页面、童话、狼崽和他的小男孩儿。“等等,等等!Sean——?”他推测出一个结论,不由自主地把视线转向那一柜子Sasha Roiz的小说。“你就是——?”

Adalind嗤笑了一声,口红都花了。“你还没告诉他?哈哈哈,瞧他这幅又蠢又给的样子!”

“他之前没问,我就没说。”Sean朝着Adalind耸了耸肩,这才转向Nick,“没错,我就是Sasha Roiz,那是我的笔名。”

Nick默默地扔下盘子里还剩一半的太阳蛋,决定去磨咖啡豆煮咖啡。他当然记得自己曾经多次明确流露出对Sean家里有一柜子初版Roiz作品的醋意。他也记得自己大言不惭地发表了很多对Roiz作品的看法。他更记得Sean那些意味不明的微笑和对话。此时此刻他除了保持面无表情已经不知道还能怎么样了。他不可能当着Adalind的面恶狠狠地亲吻Sean让他喘不过气,那么活色生香的画面只能自己看!

还是去煮咖啡吧。

评论(1)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