葫芦呼噜葫芦芦呼噜噜

冷逆体质/底特律警探组马赛900G/GrimmNR/synny/闪博/DC相关

【闪电侠The Flash】【闪博(球二)】【安珀志半AU】彼之命运-前夕来临

突然想把这坑平了。天知道下次更新是什么时候呢,我脑仁已经被警探组侵蚀了。



“这栋大楼真的有安保措施吗?”Corwin无奈地说,拿起剑。“这是第几次了?”

Harrison冷着脸说,“第3次。”他手里的高杀伤力版·超高耗能·屠魔者已经拨到了“射杀”档。

带角者沉默而冷酷地看着并肩而立的两个人,仿佛他在思考应该先杀死谁。

“我们应该先动手吗?”Corwin说。

“你上吧。”Harrison一动不动,手里端着枪立得笔直。

Corwin笑了笑。

带角者低吼一声,扑向了Corwin。后者持剑迎上,两个身影立刻混战在一起。Harrison冷静地看着,突然开枪,险险擦过Corwin的耳朵。

“你手稳一点啊!小心别打着我!”Corwin一边与带角者缠斗,一边抽空对着Harrison大吼。

Harrison又开了一枪,这次只打中了墙壁。“我手稳着呢。”嘴上这么说,他却没再试着攻击了。

Corwin原本比带角者要若上那么一些的,从他身上增加的几条伤口便可得知,甚至被对方隐隐带动了打斗的节奏,总是挡住Harrison的视线,这样他便成为了带角者的盾牌,令Harrison无法给予协助。

“你在拖延时间。”带角者挡开Corwin刺过来的银剑,狞笑着将他撞在墙上。“你在等那个跑得很快的红色人类回来?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天真了?”

Corwin黑着脸送上一记膝撞,因为后背的疼痛皱了皱眉。Zoom肯定又去找Barry麻烦了,这毫无疑问。真没想到这家伙竟然会是条好狗呢。

Harrison没趁这机会开枪,他知道自己这一枪若是打出去中枪的只会是Corwin。他冷眼看着这个安珀之子吃力地与敌人打斗,一声不吭。这家伙今天不会输,他有这种预感。

最终,Corwin突然爆发出惊人的力量削断了带角者的另一支角。那邪恶的东西带着浑身的怒火跑掉了。

“你想起了什么?”Harrison一边在柜子里翻出急救包一边问。

Corwin哼了哼,坐在地上靠着墙直喘气。“一个故人。”他说,语气实在听不出是怀念还是别的什么。他似乎从刚才那一战体悟到了什么,轻抚着从不离身的银剑不再说话了。

Harrison帮他处理了一下伤口便将他轰了出去。

当天吃晚饭的时候,Corwin突然说:“决战的时候到了。”

围坐一起的另外四个人颇有些目瞪口呆,当然其中两个非常明显地表达了“仿佛正看着一个神经病”的意思。只有Harrison显得很平静,他甚至淡定地把自己盘子里的某块菜叶戳到了Barry的盘子里。

Joe问他:“你有什么计划?”

Corwin说:“你们帮我拖住杂兵,我去找他们的老大,就这么简单。”

“说得好像你打得过他似的。”Cisco对Corwin毫无信心。

“当然打得过,我可不想这么早就死掉。”Corwin没有细说白天遇袭的事儿,他身上的伤还疼着呢。

Barry没管他们,他忙着看Harrison。之前带角者入侵S.T.A.R.Labs的时候他确实被Zoom那家伙缠住了,虽说Harrison没有受伤(“伤都在我身上呢!”Corwin强调。),但是Barry无法停止自己担心的情绪蔓延。

“那就打吧。”Harrison突然说。他把叉子扔到空盘子里发出清脆的撞击声。“我已经受够那玩意儿天天24小时在我脑子里翻腾了。”

“你其实更想赶紧把我踢出去吧,H+arrison?”Corwin说。“起码给我两天时间养养伤。”

“我们也需要时间准备,到时候会需要大量的能量盒。”

Cisco叹了口气,反正没得休息是吧?他已经很习惯了。

吃过饭,Harrison去看Jesse。Barry跟在他身后,但是停留在了拐角处。

女孩儿的精神似乎还行,她不愿自己的父亲进入隔离间,所以父女俩隔着那道透明的门墙说了会儿话。“蔓延速度变得很慢,这个镯子挺有效果的。”

“这件事很快就会解决了,你再坚持几天。”Harrison让自己微笑起来,不去问Jesse为什么换上了长袖的衣服。

“我不怕。爸爸你别担心。”

“我保证,很快就没事了。”

Jesse伸手贴上父亲的手掌,笑着说:“我信。我永远相信你。你是我所不能的爸爸。”

 

“Jesse还好吗?”Barry一边往Harrison肩上浇水一边问。他就着热水的温度亲吻肩头的皮肤,看着视线中白色的皮肤染上粉红色。

Harrison嗯了一声,闭着眼睛。他软软地靠在Barry怀里,就连睫毛都被沾得湿润,眉梢眼尾流露出些微的疲惫。他想要Barry的亲吻。他想要Barry的抚触。他想要Barry的拥抱。带着炽热的温度,沉重的力量,柔软的触感,珍惜的情绪。他不用说话,甚至不用一个眼神一个动作。他知道自己想要什么,Barry都会知道并且给他,超乎预期。

Harrison能感受到长着薄茧的指尖轻轻抚过自己的皮肤,比包裹着两人的热水更加滚烫的触感在他的皮肉上留下清晰的痕迹。Barry的抚摸令他感到些微的放松,在他脑中躁动的玩意儿似乎也因为他四溢而出的满足感而暂时地蛰伏。

“我承诺过,会告诉你。”Harrison说,伸手握住了Barry的手。

Barry似乎有些意外,又有些开心。“Harry?”

Harrison从Barry怀里离开坐起来,转身与他面对面。“在我脑子里的是一个预言,Barry。它告诉我,我的命运属于为我命名的那个人。而Harrison Wells这个名字,来自于未来的Corwin。”

评论(2)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