葫芦呼噜葫芦芦呼噜噜

冷逆体质/底特律警探组马赛900G/GrimmNR/synny/闪博/DC相关

Grimm|NR|狼性-4

他载着Sean行驶向自己的房子,主动撕开一道巨口敞开,充满希冀的同时而又不安焦躁。他就要走进来了,Nick隐秘地颤抖着,血液发出过于巨大的嘈杂声,仍旧遮挡不住内里臌胀的冲动。事实上,这才是Nick常年居住的地方。地下室里挂着枪弹,酒柜里从来没有满过,Juliette在他的床上诱惑过他,Hank在客房里嗨过通宵,Monroe被Rosalee赶出门的时候会选择在客厅睡沙发,Wu的零食在这儿有专门的小柜子。

他会从这没有经过任何遮掩的房子里察觉到什么吗?他会闻到那萦绕不去的硝烟和鲜血吗?他会因为屋子里饱胀的暴虐而不安吗?他会感知到从未从他身上移开的视线里可怕的独占欲吗?他会选择走进去还是转身离开?他会全然接受还是退避三舍?

Nick流畅地将车驶入车库,控制着微微颤抖的手打开了门。

不知道是Rosalee还是Juliette帮他清理过屋子,里面并没有因为主人的不落家而积满灰尘和垃圾。Sean跟在Nick身后走进去,就像以往步入Nick那个伪装的“家”一样面色如常。Nick状似轻松实则后背的肌肉绷得死紧,他倚在门框上微笑地看着Sean借用他的浴室洗了个澡,穿着他多余的浴袍(短了一截,看着真诱人),坐在他的床上打了个呵欠。

“晚安?”男人微仰着头对他说,眼角挂着不明显的倦意。

Nick被他这极少流露的表情和角度戳得心脏都快爆了,结结巴巴地回了声晚安就要转身走,完全没意识到Sean将会独自霸占自己卧室里的那张床。

Sean突然笑起来,眼角都微微眯起。他走向Nick,身上湿润的雾气竟然带给Nick一阵令他有些不知所措的压力。

“怎么了?”Nick嘶哑地问他,领地里的主导权似乎从未在房主的手里,初次到来的访客反客为主,他存在的信息充斥了所有的空间,将Nick包覆的同时轻易操控了一切。

他的嘴唇是柔软的,带着酒香。Nick知道,也尝过了。那双嘴唇此时此刻又压了上来,轻飘飘地印在他的唇上,然后蝴蝶一样飞离。紧接而来的是Sean熟悉的气息裹挟了属于Nick的浴液的湿漉漉的味道,似乎很厚重又似乎飘忽不定,黏着在被他碰触过的皮肤上,一点一点地从毛孔里渗了进去。

这感觉就像被标记了一样,又似乎不仅仅是这样。但是Nick没有深入思考的机会,那男人狡猾地轻轻将他推了出来,然后关上了卧室的门。

Nick站在走廊壁灯暖黄色的光里,手脚发软胸腔发热。他忍不住将头抵在门板上,小声地喘了口气。这男人太出乎他的意料了。不,他从来摸不透他。可是Nick从见到他的那一秒开始便无法抵抗对方辐射而出的吸引力,这不是两个磁极互相吸引那么单纯的事。

Sean手里拿着一把刀,不是Nick给他的,而是他与生俱来的。这把刀可以轻易地插入Nick的心窝里,让他麻木跳动的心脏疼得皱缩,流出里面坏死的血液;也可以将他的胸膛整个搅烂,送他入十八层地狱再无翻身之日。天敌般的命中注定,他就是Nick那朵长明的烛火,那根缺失的肋骨。他的出现就是剖开Nick胸腹的利刃,而Nick要将他整个吞入自己的空洞里,填满那道伤口。

Nick不知道自己在紧闭的房门口站了多久,他静静地抵着房门,仿佛能感知到里面沉睡的人一阵阵的平稳呼吸。


别拒绝我,Sean。

不。

你已经没有拒绝我的机会了。


评论(4)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