葫芦呼噜葫芦芦呼噜噜

冷逆体质/底特律警探组马赛900G/GrimmNR/synny/闪博/DC相关

【DBH】To Be By Your Side-5

预警见 0

周五快乐

======

他们很快便找到了飞船顶部可能的破口所在,Fowler急急忙忙安排了工程车过来开挖。Hank这段时间实在是逼得紧了,他自认为现在就去堵Gavin不合适,所以强迫自己把精力都放在工作上,搞得Fowler这几天跟火烧眉毛一样。

Fowler跟Hank是同一所大学同一个专业同一个导师手底下出来的师兄弟,13年前外星遗址发掘又阴差阳错成了搭档正副手,争吵不休中顺顺利利把两处外星飞船救生舱整个挖了出来。虽然最后Hank丢下没彻底完成的工作临时退出跑了,但是也足够Fowler对Hank的脾性了解个彻底。Elijah找他来有一部分也是因为Fowler熟知Hank脾性,知道怎么顺毛摸让团队效率维持在较高水准。

Hank的专业素养毫无疑问是顶尖的,与此成正比的是他的龟毛脾气狗屁规矩一条条列出来能写成一本砖头书。比如,工程车挖到大约80%的时候就被赶走了,因为剩下的部分全都要人·工·手·动。烈日当头,一群戴着帽子口罩,手握比餐叉大不了多少的小刷子和小铲子的工作人员哼哧哼哧下到坑底,不分男女老少全撅着屁股趴在沙土地上一点一点地刨。

“这次工作面积实在太大了,这样下去得多久才能挖到底啊?”Fowler的光头上全是汗,也一把小铲子一把小刷子在坑地里奋斗。

没有人搭理他,因为他身边只有同样面朝黄土背朝天的Hank,后者全神贯注地刨着土,仿佛每一小铲子铲出来的都是黄金。

这一挖就是半个月,全队上下没一个人敢吱声叫苦。Hank不仅龟毛狗屁规矩多,还是个工作场所唯吾独尊的超级大暴君,发掘队里谁不乖乖照办那就只剩一条路:滚。发掘救生舱遗址的时候被他开掉的人能从Elijah的小岛一直排到美国本土,他能这么快成为业内名人这个事情功不可没。

Fowler擦了一把汗,只觉得自己的擦汗巾上也满是沙土。“差不多该收工了,Hank。吃了晚饭早点休息,明天再继续吧。”

Hank看了看天色,点点头。他丢开手里的工具,慢条斯理地由趴在地上的姿势里解脱出来,终于一屁股坐到地上。

Fowler见他同意,忙示意第一助手通知大家Boss心怀慈悲让大家可以下工了。

满坑的人以一种脱离苦海奔向光明的气势拖着疲惫的身躯蠕动着向营地里前进,欢声笑语是不会有的,毕竟从头到脚都是尘土,笑的时候嘴咧得大了些都可能会掉嘴里去。

等人群都走老远了,Fowler转头发现Hank还在原地坐着,表情难以言喻。“你这是怎么了?坐着就不动了。”

脏兮兮的Hank嘎吱嘎吱转过头,看着同样脏兮兮的Fowler。“好像有什么东西,戳着我屁股了。有点儿疼。”

Fowler看他那样就有点想笑,但是忍住了。他走过去把Hank拉起来,两个人一起往地上看——被挖得坑坑洼洼的地上确实有那么一个1.5指节长的突起物。“这么明显的东西之前你居然都没看见?”

Hank哼了一声,拒不承认自己今天有些走神。他正在考虑什么时候去逮Gavin。毕竟Allen那家伙几年不见竟然跟自己生分起来,原本有他帮忙的话绝对能让Gavin无处可逃。但是现在,Hank得靠自己把那个小滑头堵死。

被扔到一边的小铲子和小刷子又被捡了起来,发掘队两个负责人面对面跪在地上盯着那一小点突起物。

“这绝对是仿生人的手指头。”Hank伸手摸了摸那玩意儿,又戳了戳。“没错,绝对是。”

Fowler小心地用小铲子沿着那根手指一点一点地刨土,又刨出来一个指节。“你说是就是。你是要亲自把这小宝贝挖出来还是把那群人叫回来?”

Hank冷笑,“当然是,你跟我一起。”

两个人也不管吃不吃晚饭了,跪那儿一个劲儿刨。那根手指头下面是手掌,手掌下连着手臂,到半夜的时候,头和肩都露了出来——这极有可能是一具完整的仿生人躯体,至于他还能不能像Ralph一样重启,得先把他整个挖出来。

“把一队的人全给老子叫起来!”Hank对守在坑边看护的一个雇佣兵说,“马上过来给老子挖!”

在睡梦中的一队队员听说大魔王召唤,全都翻身爬起床咕噜咕噜滚到坑底听候差遣。

Hank扫了一眼,个个都站得规规矩矩的——Gavin没在这里面。“那边有个仿生人,很有可能是一个完整个体。天亮之前我要求看到他完整出土,明白?”

“明白!”这一问一答十分响亮整齐,然后就又一次全都趴地上刨土去了。

Fowler扶着自己的老腰坐在边上喝水。他完全没预料到这么快就能挖到东西,心里头那是十分高兴的。这一兴奋,肚子不饿了,瞌睡也没有了,就巴巴地守着要亲眼看到第一具完整仿生人的出土。“Hank,你这一屁股真是坐得好,正正坐在对的位子上!”

“闭上你的臭嘴吧,Jeffrey。”Hank没好气地说,他屁股还有一点疼。

直到天边蒙蒙亮,一队队长终于兴奋不已地冲过来报告,成功把那具仿生人挖出来了。“完完整整,连块皮都没掉!”

Hank和Fowler赶紧跟过去。

仿生人被放在一块篷布上,浑身呈现塑料质感的银白色,可以非常清晰地看到他机体上机械部件拼接的纹路。他的右手依然保持着向斜上方伸出的状态,似乎在停机前一秒正在追寻什么。

“他是银白色的。”Fowler说。“之前救生舱那边都是灰色的。”

Hank说,“他很可能还活着。”他记得这种塑料感的银白色,在Ralph的伤口处未被皮肤覆盖的部分。“搬到我的工作室去——别放地上,你们搭一张单人床,放床上。”

几个人赶紧应了,七手八脚地把仿生人抬走了。

“一个活的!我的上帝!”Fowler小口地抽气。“Hank!一个活的!”

Hank彻底屏蔽记忆中自己第一次看到Ralph时候的反应,深深地对Fowler实名鄙视。“还没活,你这么兴奋干嘛。又不是没看到过仿生人。”

“呵呵。呵呵呵。”

“回屋里去休息吧,熬了一夜你不累?”

“对对对,休息。今天都休息一天。”

但是Hank想了想,不知道为什么心理就觉得不放心,最后跑自己工作室里去睡了。


评论(1)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