葫芦呼噜葫芦芦呼噜噜

冷逆体质/底特律警探组马赛900G/GrimmNR/synny/闪博/DC相关

【DBH】To Be By Your Side-2

预警见 0

忙到变态。有更新是缘分。

======

Hank到达Kamski私人宅邸的时候还穿着视频里那身脏兮兮皱巴巴的老年人T,数十分钟之前喝的那口酒似乎还在上头残留着自己浓烈的气味,肥大的短裤遮不住他大腿上深色的纹身,脚上还踩着一双磨损严重的拖鞋。

“还有你乱糟糟的头发和胡子!”Elijah用一种无比嫌弃的眼神和语气对着他,“在你清理好自己之前我拒绝与你谈工作,跟别提给你好酒喝。”

“老子又不缺钱,想喝酒不会自己买啊?”Hank瞪了Elijah一眼,划拉着拖鞋踩过昂贵的地毯熟门熟路地钻进二楼客房里去了。

Elijah看着他的背影,十分夸张地叹了一口气。他转向躲在窗帘后的Ralph招招手,对方便欢欣地向他奔过来拉着他的手像极了一个孩子。虽然这孩子时不时会犯病,总比那个老家伙让人省心多了。边想着,Elijah不由得露出一个微笑。“一会儿就要跟他正式见面了,怕不怕?”

Ralph皱着眉显得有些犹豫,但是他最终点了点头。

Kamski的私人住处总是有意无意地为Hank留了一间客房,衣柜里放着Hank惯穿的衣物,鞋柜里放着Hank尺码的鞋子,盥洗室里放着新的牙刷毛巾,佣人们保证屋子里永远一尘不染。哪怕Hank一年到头都不一定来住一晚。

所以Hank很快就湿着头发下来了,身上穿着浴袍脚上换了一双拖鞋,自在得就像在自己家里。他一眼就注意到了Elijah身边的Ralph,蓝色的眼睛简直就快把对方脸上那道伤口掀得更开好让他仔细看看里头到底都是些什么构造。“你他妈的搞到了一个活的?”

他的语气听上去难以置信极了,Elijah感到有些洋洋自得。“Hank,这是Ralph,遗址第一个被发现的‘仿生人’。”

Hank此时此刻非常庆幸自己没有跟Elijah一样躶体穿睡袍的习惯,因为他听到后者的那句话之后脚下一滑从楼梯上滚了下来,四仰八叉地倒在客厅华贵的地毯上颜面尽失。“艹!”他骂了一声,然后又骂了一声。“我艹!”

Elijah用脚尖踢了踢Hank的小腿肚,“快起来,帮忙看看Ralph脸上的伤还有没有办法修补。我记得你顺了不少碎片在自己手上。”

“原件都被收回去了,我也只剩几个复制品而已。”Hank扶着腰爬起来,不耐烦地把略长的头发往脑后爬梳。“过来让我看看。”他向着Ralph招招手。

金发的仿生人看着他,神色流露出迷茫。他乖顺地走向Hank,在对方的引导下坐到沙发上,还仰起脸任由查看。他的视线聚焦在Hank的眼睛上,一瞬不瞬地盯着,仿佛沉浸在某个遥远而令他怀念的梦境里,所有的胆怯和不安都被剥除,他安详而柔和。可是当Hank轻轻触碰创口处外翻的边沿,Ralph跳了起来。甜梦破碎了,长久纠缠的梦魇从Ralph的身体里涌了出来,用恐惧将他充斥。“不!”他尖利地大吼,“不要伤害Ralph!”他剧烈地颤抖,整个人从沙发上滑了下来,苟延残喘般趴在地上抽搐。他在害怕,可是他除了那两声尖叫便再没有更多的自我保护的动作了。

Hank僵立当场,他试图通过轻微的触碰和温和的声音安抚Ralph,这反而令他颤抖得更加厉害了。他甚至觉得自己听到了Ralph喉咙里滚动的呜咽声,可是仿生人的脸上和眼眶都是干的,他听到的或许只是对方的躯体从里到外喷薄而出的对伤害的全盘接受和认命。

他只好转向Elijah,希望自己的朋友能好好安抚下这个被自己吓坏的小东西。可是Elijah就坐在离他们很近的单人沙发里,兴致昂然地观赏着自己面前的一切,丝毫没有过来帮帮忙的意思。“Elijah。”Hank有些责备地叫他。

这恶劣的资本家这才收敛了自己的漠不关心,放柔了声音和表情,像个慈爱的长者一样用言语和抚触安慰那个可怜兮兮的小可怜。他甚至任由那条再一次涌出蓝色液体的伤口贴在自己昂贵的衣料上,任由那个像受惊兔子一样的仿生人钻到自己的怀里,任由那双苍白的手紧紧环住自己的颈项。他温柔地抱起Ralph,在后者耳边低声安抚的同时唇角却凉薄得像一柄冰刀。“Hank,我先送Ralph回房间休息。”他踏上木质的阶梯,这角度正好让Hank可以看到Ralph紧闭的眼睛。

“对不起。”出人意料地,Ralph突然说,“我不是怕你。我只是想起了一些不好的事。”

Hank赶忙说,“这没什么,孩子。好好休息,我们还有很多时间可以聊。”

在Elijah走过拐角前,Ralph终于又睁开眼睛看了一眼Hank。他似乎想对着他笑一笑,可是他失败了。

“他很依赖你,无条件地信任你。”Hank对回到楼下的Elijah说。

Elijah笑着说,“是的。”

“别做得太过分,Elijah。”

“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我可是一个Kamski。别光顾着喝酒,先把正事做起来。”

Hank丢开手里的水晶酒杯,厚厚的地毯避免了酒杯身碎的悲剧,顺便留了一滩酒渍。

Elijah跟着他一起,把自己那杯没喝完的酒也扔到地上。“根据Ralph的记忆,我们这次发现的遗迹应该是一艘宇宙飞船,名叫‘Jericho’。我已经派人去进行了前期探测,很有可能这整座岛都是依托Jericho形成的。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意味着深入发掘可能会导致岛屿地理环境不稳定。”

“意味着开发者将获得比前两次小型救生舱发掘数百倍甚至数千倍的回报。船舱里还有上万的仿生人,你觉得里面会有多少仍然‘活着’的个体?”

“我更关心什么时候能见到Gavin。”

Elijah故作失望地叹了一口气,“你总是在我燃烧起斗志的时候浇我冷水。不过因为我们之间的友情,我已经尽量帮你查Gavin的情况了。过去几年他似乎非常缺钱——不然我还真没办法把他钓出来。他时常跟一些毒贩打交道,听说他冒着生命危险赚的钱绝大部分都塞进了毒贩的腰包。但是他本人并没有吸红冰,也没转卖,不知道他把那些红冰弄哪儿去了。其他的我就真的查不出来了。”说完,他摊了摊手,一脸无辜。

“谢谢你,Elijah。”

“不客气,Hank。我们是朋友。”

是啊,朋友。跟一个Kamski做朋友。

Kamski都是危险的朋友,他们只会在有相应回报的时候才会出手帮助你。8年前,是Elijah Kamski告诉Hank,Cole在车祸发生前已经死了,死因是穿透车窗玻璃的一颗子弹。8年后,是Elijah Kamski告诉Hank,Gavin被自己骗进了发掘队,这是与他见面的机会。8年前,他的据实以告让Hank彻底退出外星人遗址的发掘和研究。8年后,他的热心相助让Hank再一次主持外星人遗址的发掘和研究。

你到底是在图谋些什么,Elijah?我的,朋友。

评论(4)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