葫芦呼噜葫芦芦呼噜噜

冷逆体质/底特律警探组马赛900G/GrimmNR/synny/闪博/DC相关

【青奇】你傻啊!--4

林奇在家里丧了好几天,他实在是拿这柄剑没办法了——结契?呵呵。洗洗睡吧。

郭玉洁中间来找他,带着一口袋五香瓜子,起码有五斤。

林奇知道她是来看自己那柄剑的,干脆不扭捏,把那柄剑往桌上一放就懒得管了,任由郭玉洁坐在那儿啧啧称奇还嗑瓜子儿嗑得飞起。反正他作为第一个选择了剑作为灵器的林家人已经在民庆成了名人,林妈妈门都懒得出天天蹲家里看话本,外头闲言碎语飞得快把天都遮了。

“你牙不疼啊,都磕了一大堆了。”林奇被嘎嘣嘎嘣的噪音扰了快一个时辰,实在是忍不住了。

郭玉洁白了他一眼,掏出乾坤袋把桌上堆得跟山一样的瓜子壳扫进去,系好袋口继续嗑。用乾坤袋装瓜子壳,这事儿说出去估计要被人打死。她手头那个乾坤袋特能装,林奇就没见过这袋子被装满。也不知道是哪个土豪送给郭玉洁的。

看来郭玉洁已经看腻味这柄破剑了,现在只是单纯嗑瓜子儿,林奇也懒得管她,把注意力转回自己的剑。那柄破破烂烂的剑危险地悬在桌子边上,竟然被再一次逐渐增长的瓜子壳小山衬托出一股子可怜兮兮的意味,整个灰扑扑要死不活地躺着。那颗挂在剑柄上的琥珀色坠饰似乎变大了一点,被穗子半遮半掩着,整个把林奇的视线吸引过去。

“有没有茶水?”郭玉洁终于过足了嗑瓜子的瘾,开始找水喝。那一大口袋瓜子已经少了一大半,瓜子壳全进了她挂在腰上的乾坤袋。

林奇十分适应她时不时抱着某样小吃狂吃的习惯,把茶壶茶杯捞过来给她倒水。“你过来找我什么事?”

郭玉洁喝了大半壶茶,终于歇了口气。“这不是你快出去历练了嘛,我打算跟你一起去。”

“你不是去过一次了?”

“我老实告诉你吧,我之前去的时候出了意外,根本没完成历练目标。”郭玉洁无所谓地说,“爷爷他们让闭嘴,我只好不说呗。”

“那你现在告诉我?”

“你又不会往外头说。”

“我一直无法跟它结契,你确定你要跟我一起去?”林奇把剑拿起来,指腹缓缓擦过发灰的剑身,忍住了没叹气。

郭玉洁挑挑眉,又灌了一杯凉茶下肚。“林奇,你是真傻还是装傻?”

“什么?”

“会跟自己命中注定的持器人闹别扭的灵器都是已经具备灵识的奇珍啊。”

林奇整个脑子都被郭玉洁这句话砸得轰鸣作响。所以,他其实完全没必要在那儿丧得要死。他应该去给列祖列宗烧香磕头。

评论(3)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