葫芦呼噜葫芦芦呼噜噜

冷逆体质/底特律警探组马赛900G/GrimmNR/synny/闪博/DC相关

【青奇】你傻啊!--3

林奇坐在那儿,看着自己从秘境里带出来的剑。周围很黑。现在是半夜,他没有点灯,星星也十分灰暗。但是他看的很清楚,连尖峰豁口上细微的裂纹都一清二楚,因为这柄剑在发光。

林奇盘膝在自己的床上,他的剑悬浮在他面前,通体发出碧玉般的柔和光芒。这光衬得这柄剑仿佛都带上了些微的温度,变得稍稍柔和起来。剑身在林奇的视线下缓缓旋转,最终剑锋朝上剑柄在下立在了半空,那破破烂烂的穗子依然毫无生气地垂在那儿,倒是小小的蜂蜜色坠饰也跟着发起光来,微弱地闪烁着琥珀色的光。

林奇又一次感应到了这柄剑对自己的召唤,跟他在秘境里不知道往哪儿走的时候感应到的一样。那个声音清晰地在他的脑海里响起,似乎只是一些无意义的声响,林奇却能全然理解对方的意思。他不由自主地伸出手去触碰那柄剑。这柄剑应该是冰凉的,但是那环绕的微光却带着人体皮肤般的温度,温温柔柔地附着在林奇指腹之上,令他不由得更加柔和了脸上的表情。

林奇坐在那儿,看着自己的剑,脸上挂着一抹有点傻气的微笑。他的左手微微前伸想要碰触那剑,却被剑锋割破了手指。疼痛感十分尖锐,又转瞬即逝。林奇嗖地收回手,无名指尖的皮肤已经恢复完好。一滴鲜红的血液沿着剑身缓缓地向下滑落,剑身上的光薄薄的一层,仿佛正将那滴液体轻轻地托着不让剑身沾染到鲜血。那滴血便一直不快不慢地向下滚动,然后落到了跟穗子一起挂在剑柄上的蜂蜜色小坠饰上。

林奇听到了十分轻微的咕嘟声,那滴血被坠饰吸收了,小东西似乎稍微长大了一点,但是微光消失了。他忍不住想要凑近了去看,又不想伸手去拿,他有种预感,再伸手过去他还会被这柄剑刺那么几下。这剑刺过来真的十分疼啊!林奇便倾身过去,伸长了脖子要靠得更近一点——

林奇从床上滚了下来。他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天色已经大亮,小白在院子里汪汪叫,他从秘境带回来的剑稳稳地挂在墙上,还是那副不上档次的样子——林奇这才想起来自己这柄剑连剑鞘都没有。

评论(3)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