葫芦呼噜葫芦芦呼噜噜

冷逆体质/底特律警探组马赛900G/GrimmNR/synny/闪博/DC相关

【闪电侠The Flash】【闪博(球二)】【暮光之城AU】与邻为伴-5

5- the young wolf lying in the lake

阅前警告:

1.暮光之城AU+为剧情服务的大量二设,含Edward/Jacob副CP。我不保证这俩结局会如何。

2.Barry Allen/Earth-2 Harrison Wells斜线前后意义重大不拆不逆。永远蹲在The Flash S2,我痴迷球二博。我保证这俩结局是传统意义上的HE。

3.请自带避雷针,我一码字就控制不住OOC。

4.更新的频率和量不敢保证,高产不是我的属性点。

============================

Harrison的小木屋有一道十分神秘的后门。从视觉上来说,这道门跟Jacob经常进出的那到前门没什么不同,都是木头的,树木天然的纹理就是它的装饰;气味也跟木屋的墙面没什么差别,充满着森林特有的馨香。但是,Jacob十分清楚,这道门是特别的。

平日里这道后门都是紧紧关闭着的,Harrison不会去碰它,也没有禁止Jacob和Barry去碰触它,因为除了Harrison,别人都打不开那道门。然而每到了那个特殊的时候,Harrison会打开后门走出去,然后整整三天没有任何音讯。这期间,谁也联系不上他,谁也寻找不到他,他的气息彻底从这片森林里消失,就像晨露被朝阳的热量泯灭。

此时此刻,Jacob即将迎来自己的成人礼,他穿着族群的盛装被狼群护送到了院子里。他内心忐忑而又兴奋,在Harrison平静的目光中走进亮着昏黄壁灯的小屋,站在那道神秘的木门前。

“这就是我必须住在这里的原因,Jac。从今天开始,你将与我,连同你的狼群一起守护这个秘密。”Harrison说着,轻轻推开了那道门。

门后是一片陌生而又熟悉的森林。

Jacob在Harrison温和推在后背上的力量之下跨过门走了进去,那生机勃勃而又湿润的微凉空气瞬间便将他笼罩了。Jacob感到自己浑身上下都熨帖极了,他不由自主地想要变化成狼,想要自由地在森林里奔跑,想要蜷缩在树脚下厚实柔软的苔衣上酣睡。

他回家了,他和他的狼都回家了。这是狼群最初的发源地,他们共同母亲的所在。在这里,他将不会遭受任何苦难和伤害,母亲的庇佑和慈爱便是这片天与地、这片森林和大地、这片空气和湖水。他能听到来自母亲的呼唤,那温柔的声音呼唤着他的名字,森林中微凉的清风指引着他向前行走。他便不由自主地跟随风的轨迹前行,赤裸的双足被地面上软和的泥土、落叶或苔衣包覆,奔行自如。

森林之母在森林的腹地等候着他,翠绿的藤蔓和灰黑的树枝是她的衣衫,她在柔和的天光中微微浅笑。“Jacob,我可爱的孩子。”她轻动双唇,向着Jacob伸出双手。“来吧,来到我的身边。”

Jacob如坠迷梦,走了过去。他感觉到脚下的泥土、落叶和苔衣渐渐地被冰冷的水淹没,水面慢慢地向上抬升,覆过他的脚踝、他的双腿、他的腰腹,一直向上。但是他感觉不到危险,森林之母正将他拥在怀里,他就像置身于春雨中的森林,每一根毛发每一寸骨骼都在发出苏醒的呻吟。最后,他闭上了眼睛,沉入湖水深处。

他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醒来时正躺在一座木台之上。这个是一个直径约三米的圆形木台,稳稳地立在深色的湖水之上。六道原木搭建的浮桥从木台延伸出去,尽头是看不穿的迷雾。湿润的空气中传来轻轻的水声,潮气裹狭着树木的香味,凉爽而温柔。

“Jacob,选一个。”森林之母温柔的声音在他耳畔回荡。

Jacob认真地一条一条地看过去,这六道浮桥的尽头看上去都一模一样,被浓雾笼罩着怎么也看不透。

“这就是命运,没人能看得清猜得透。”她又说道,声音缥缈地充斥在天水之间,仿佛也被这汪凉水沾染了微凉的湿度。“勇敢一点,孩子。选一条你自己的路。”

自己的路?Jacob有些迷茫。但是没有时间留给他犹豫纠结,他必须选择一座浮桥走上去。他忐忑极了,心下既紧张又无助,不得不强迫自己站直了身躯向前迈步。这六座浮桥看上去全都一模一样没有丝毫差别,Jacob直直地向着前方,没有再向旁边看一眼。

或许是因为承担了重量,浮桥从Jacob踏上来的一瞬间向水面下微微下坠,冰凉的湖水淹上来恰恰淹没了他的双脚。他忍不住颤了颤,感觉到那股寒意沿着双腿的骨骼和肌肉向上蔓延。他被这股寒意驱动着向前走动,湖水被他的动作带动掀起水花,却没有发出丝毫声响。他越走越快,到后来几乎奔跑起来。他的身前身后都只留下了被浓雾笼罩的浮桥,看不见起始,望不见尽头。

太静了,静得令他心里有些害怕。他不得不更加努力地奔跑,纠缠的寒意和死寂如影随形,四面八方地围拢过来。他甚至快要闻不到森林的气息了——

狼嚎声!他听见了狼嚎声!那是他的狼!

此时此刻,Jacob才发现他已经很长时间没有感应到自己身体里的狼了。但是它正在前方召唤他,它在寻找他!

Jacob更加奋力地向前飞奔,足下的浮桥在湖水中上下颠簸,他踩出一朵又一朵水花,迎向从对面奔驰而来的狼。他的狼变得更加高大健硕,它已经彻底成年了!Jacob欣喜地迎上去,他的狼用同样的姿态冲将而来,狠狠地撞进他的胸膛。

悄无声息中,湖水炸裂开滔天的浪花,浮桥随之断裂。无数粗壮灵敏的树根藤蔓从幽深的湖底喷涌而出,将Jacob卷进黑黝黝的湖底……

 

狼群守护着Harrison的小木屋。他们全都化作了狼型,静静地看着那栋从窗户透露出暖黄色微光的小木,神情中满是虔敬。

这个夜晚的风没能引来森林的应和,整座森林都是静默的,活着的和死去的都在某种古老神秘力量的震慑下不敢妄动。那力量从森林深处的某个点突然爆发出来,犹如浪涛般一阵一阵涌出,奔腾向森林边沿悄然地消失。虽然这波流中并未杂糅任何危险的意念,但是它的过于强大仍然令这些森林的住民心惊不已。

直到晨曦将至,木屋中的微光随着东方渐亮而熄灭,这股泉涌的力量才渐渐沉静下去。木屋的门吱呀一声被人推开了,这是沉寂了一整晚的世界迎来的第一个声响。

Jacob从门内的阴影中走出,厚重的皮毛散发出蓬勃的生机与活力,健硕的肌体健康而精悍。这是又一头成年的狼,他从狼群的圣地里走出,身披森林之母的恩泽和宠爱!他昂首面对狼群的目光,从胸腔喉咙中发出雄厚的嚎叫。

狼群一头又一头地跟着他嚎叫起来,声浪翻涌。他们的叫声唤醒了沉寂一整夜的森林,树叶和枝丫,花朵和草枝,流水和清风,全都从整宿的压抑中舒展开来。

天亮了。新日的光辉洒满大地,森林被镀上了一层金衣,生命的气息在这热度中蒸腾翻涌。

晨光中,变形者们争先恐后地涌上去拍打Jacob的肩背,脸上洋溢着兴奋的笑容。狼群总是需要新血,而Jacob的正式加入令他们心中欣喜。

Harrison站在木屋的黑暗中静静地看着院子里热闹的场景,嘴角勾起欣慰的微笑。

评论(4)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