葫芦呼噜葫芦芦呼噜噜

冷逆体质/底特律警探组马赛900G/GrimmNR/synny/闪博/DC相关

Grimm|NR|狼性-2

阅前警告:

1.Sean Renard火爆度爆表人气作家设定,写什么都评价五星销售登顶金手指傍身。

2.Nick Burkhardt前佣兵现无业游民设定,武力值MAX其他属性不明。

3.其他惊喜(雷点)和OOC都在文里,不喜请出门点×。

4.不保证平坑DEBUFF笼罩着这个坑。

我有点纠结要不要继续在这边放这个_(´ཀ`」∠)_

===================

“你在做什么?”

“我在工作。”

“你不是说你在度假吗?”

“我的工作依赖于灵感。当灵感乍现,无论是不是在度假都不能放过。”

“那好吧,我不打扰你了。”Nick恹恹地说,手里头却拿着手机挂不断。他能听见对面的男人也没挂断手机,敲打键盘的声音持续地传过来。他觉得自己趴在这儿拿着手机的样子有些傻,但是又不想自己先挂断,于是就这么僵在那儿发呆,直到手臂和肩膀的肌肉开始发麻胀痛才回过神来。

电话依然是拨通的,清脆的键盘敲击声时断时续。他干脆掏出蓝牙耳机戴上,把手机放在桌子上,捡起沙发上找Rosalee借的小说开始看。

这么做实在是有点傻。但是Nick看着那个挂断通话的按钮怎么也下不去手。反正,Sean也没挂断呢。然后,他便沉浸到Roiz先生的小说中去了。

直到被找上门的Monroe拽去吃晚饭。“你的电话怎么打不通?”

Nick把桌子上的手机捞起来一看,没电了。“忘了充电。今天怎么这么丰盛?”

“因为今天过节。”Monroe佝偻着肩背,看着女朋友欢快得像小鸟儿一样在厨房里转来转去。

“过节?”

“今天Roiz先生在个人博客开始新的连载了。”Wu说,“所以Rosalee说要庆祝,做了很多菜。”

Rosalee笑得眉毛都要飞起来了,“整整大半年没有消息呢。今天突然在博客开了新连载。”

“Grimm不是还没完结么?又开了什么新连载?”Nick好奇地问。

“是一个童话故事,讲一只小狼崽和他的小男孩儿。”

Nick愣了愣。“他还写童话?”

“这是第一次。原来Roiz先生也有这么柔软的一面。”Rosalee面泛红光仿若初恋中的少女。

Monroe低头吃羊排假装自己什么都不知道。

Nick看着他的模样,回想起Sean家里头那一柜子Roiz先生的书。啧,有种不祥的预感。这阵预感像乌云一样笼罩在Nick头顶上,令他食不知味。那一柜子书真是好碍眼,全都搬自己家里去才好。一直到飙车回去,敲开男人的家门,看到对方似笑非笑的表情被暖黄色的灯光映得暖烘烘的,Nick的神魂才归了位。

“怎么了?”Sean问着,侧身将他让进来。

Nick还能感觉到那阵厚重的乌云黏在自己头皮上的感觉,一进屋看到那柜子清一色Roiz的书整个人都不好了。

见他进了门就站在那儿没动,Sean顺着他的眼神看过去——书柜。这柜子书又怎么惹着他了?瞧这眼神,凶狠得好似要把书都撕了烧了,灰都不剩。

“听说Roiz先生悄无声息半年多,终于又开始写了。你没看吗?”Nick慢吞吞地说。跟Sean混熟的任务进行得十分顺利,现在他已经能自如地在别人家里溜达,在小吧台里随便倒自己喜欢的酒喝了。

Sean有些莫名,又有些好笑。“我当然是知道的。”

一听这话,Nick心里不知道为什么就冒出一股委屈的情绪。

他这样子不对劲,简直是大大的不对劲。平日里整就一兵痞子,随心所欲想打就打想杀就杀,就算是对着Juliette和Rosalee两位女性也是全然没有丝毫收敛的。偏偏在Sean面前他就变得又酥又软了,活生生一个宝宝。想要Sean宠着惯着,想要Sean全副的注意力,不然就心肝儿碎成玻璃渣渣,委屈得要哭要闹要上吊。但是Nick又担心会让Sean觉得烦了,不敢哭不敢闹不敢上吊,只好做出一副小狼狗的样子巴望着Sean能明白自己有多委屈有多需要关注安抚。

“海鲜意面,吃吗?”Sean突然问。“我工作完有点饿了。”

Nick点点头,看着男人嘴角勾起的微笑和转身走进厨房的背影突然就觉得自己不玻璃心了,也不委屈巴巴了。能早点整个人都装自己兜里就更好了。他想。

评论(1)

热度(15)